梨花清明 作品

第264章 逃学威龙

    早上亚德学校前,停下一架的士。

    只见是穿着一身西装的李仁杰从车上下来,手里提着个公事包,像个标准的普通上班族。

    他看了手表时间,时间七点半,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女学生嬉戏打闹,成群结队走进学校。

    的士司机看着计价表,伸手拍了拍车门提醒说,“先生,唔该二十五个半,这里不准泊车的。”

    李仁杰听到司机的提醒,转过身开始在身上掏出钱包,“不好意思,我马上给你付钱。”

    他把钱拿出来数了一遍,发现不够,于是商量着说:“司机大老,我全部只有二十五,不如.....”

    的士司机上下打量他,“不会吧,看你斯斯文文,似模似样,不会连五毫纸都要差我吧。”

    他自鼻子里哼出来,“你没钱就别学人家打的士,不如老老实实坐巴士省下二十几块呢。”

    李仁杰连忙笑着解释说:“我不是没钱,只是今天出门太急,忘记去银行取钱了。”

    的士司机可不会那么容易信他,“今天开工的第一单生意,你就想我白白受损,恐怕不妥吧。”

    李仁杰单手扶着车顶,俯下身和他说话:“大家总算有过同车之情,打个九折都不过分吧。”

    的士司机可不吃这一套,“现在是金钱社会,讲感情都要畀钱的呀,大老!”

    有几个路过的学生听到两人之间的对话,都不由投来异样的目光,有着鄙视的意味。

    在她们看看来,两个大男人就为了五毫纸,公然在大街上地讨价还价,真是让人笑话。

    尤其是这个看起来还斯文的男人,没想到缩骨寒酸,身上连五毫纸都拿不出来,更丢脸死了。

    “我有一块钱,先借给你用吧。”

    就在两人为了五毫纸在展开谈判对话的时候,忽然一侧有人插话进来,打断了紧张气氛。

    李仁杰转过身来,看见一个穿着一身白色校服的女孩子,亭亭玉立,俏生生地站在面前。

    那件校服白得透明,窄窄的肩膀,乌黑的齐肩短发,随意披洒垂落在肩上,显得青春娇俏。

    她那一张不施脂粉的白皙俏脸,有着温暖的笑容,给人一种天真热情、又非常有礼貌的印象。

    多么明媚的一个少女!

    那女同学并没有避开李仁杰的注视,脸带浅笑,似乎已经习惯别人那的目光。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很漂亮,因此面对陌生人的异样的目光,也能大大方方,平静自若。

    李仁杰收回目光,毫不客气伸手拿过来,“同学,这一块钱算是我先借你的,必定双倍奉还。”

    他转身把钱递过去,扬眉吐气地看着司机,“呐,这里一共二十六块,麻烦你找我五毫纸。”

    这下轮到的士司机不依不饶起来,“看你人模人样,五毫纸还要斤斤计较,真是算死草。”

    李仁杰脸上露出微笑,理直气壮地反驳说道,“刚才是你说不要讲感情,要跟我讲利益。”

    他继续据理力争,“何况五毫纸不是钱吗,可以买一份报纸,再加五毫纸又可以买一樽汽水。”

    的士司机面对这个如此难缠啰嗦的,赶紧打住,“我都没见像你这样孤寒的人,算我怕你。”

    他在钱柜里找了一个硬币递过去,“呐,这是找给你的五毫纸,大家就此别过,两不相欠。”

    李仁杰依然固执地说道:“你此言差矣,这不是叫孤寒,这是在就事论事,所谓亲兄弟......”

    的士司机那肯继续听他念经,轻轻一脚油门,临走前还不忘嘲弄道:“没钱就不要学人搭的士,我睇死你一世都不会发达。”

    李仁杰根本不与他一般见识,转过头对那女学生问:“这位同学你哪个班的,今次真是多得你仗义疏财。”

    关家琳头微微仰起,带一个娇俏明媚的微笑,“我是5c班的关家琳,不过这钱要还给我的。”

    她觉得这个老师虽然身材高大,但这一身古板职业打扮,带着老土眼镜,书呆气意味浓郁。

    李仁杰自我介绍说:“我是吴彦祖,是这间学校新来的代课老师,今日是第一日来上堂。”

    关家琳大眼睛眨了眨,“嘻嘻,我刚才看你那说话的语气,就猜到你是学校的先生了。”

    那对灵活晶莹的黑眼睛,似乎还藏有一点不明所以的慧黠,不知道是要做什么打算。

    李仁杰故作几分清高的样子,“是吗,我还以为一言一语、一举一动,已经将我教书育人的气质,淋漓至尽表现出来了呢。”

    关家琳掩嘴偷偷笑了

    她觉得这个教书先生,穿着这套老土西装,性格有些古怪,说话倒是十分有趣。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只要他......

    两人往学校里面边走边聊的时候,迎面有几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子,堵住他们的去路。

    其中孙耀华眼睛直直看着过来,“家琳,今天放学有没有空,请你去尖沙咀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