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正文完结

    ◎“感谢陈老师为我的家乡建设做出的贡献,此生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了。”◎

    温媛媛的上一条微信陈熙还没来得及回, 紧接着她又发了一条过来。

    温媛媛: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真的复合啦?我嗑的cp终于要he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过经温媛媛这么一提醒,陈熙还是去看了眼梁劭的朋友圈。

    就像温媛媛说的那样,他转发了那条微博, 什么也没说,单纯的转发。

    不过他朋友圈的评论倒是很热闹。

    林越:什么意思?你别跟我说你在同一个坑里栽倒两次!

    梁劭回复林越:不会再有第三次了, 在坑里住下了。

    林越:@#¥%%……&&&*((((@##¥%%……

    林越:祝福吧……哎……

    陈熙回复林越:我看得见。

    过了一会儿,陈熙再去看,发现林越之前的几条留言都删掉了。

    温媛媛发微信给陈熙:姐你别介意, 他脑子有问题。

    陈熙:我不介意。

    温媛媛:那你们现在都在成都啦?

    陈熙:嗯。

    温媛媛:我们今年年假去找你们玩啊!

    陈熙:欢迎。

    与此同时, 梁劭那朋友圈下还有很多陈熙看不到的评论。

    比如……

    贾文远:行啊你小子, 我说怎么又不来北京改去成都了呢!

    子航:漂亮婶婶真了不起!

    梁劭回复贾文远:有假期了立刻带她回北京看您。

    梁劭回复子航:回得这么快, 是不是在玩手机?

    贾文远:出息!

    片刻后, 贾文远也转发了这条微博。

    贾部长一转发,但凡和这个项目沾点边的立刻纷纷下场转发。

    华北集团党办主任看到自己董事长都转发了,不但在朋友圈内转发了这条, 并且安排所有华北集团的微博账号和九龙的那个官方微博来了个梦幻联动, 纷纷转评赞,配文“最美道桥人”。

    再后来, 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下场, 让各方营销号也纷纷转发起来,立刻“最美道桥人”的话题冲上热搜,九龙见此情形连忙配合起来,给自己的旅游业也做了一波宣传, 华北集团甚至连招聘广告都乱入到话题里了……

    再看之前那个不怀好意的营销号下方,舆论已经彻底一边倒, 都在指责无良营销号没有道德底线。

    有一条评论是:谁规定老师不能谈恋爱了, 结婚的那种?

    这条评论被网友的点赞回复冲上热评。

    另外一条先前号称知情人士疯狂diss陈熙的也被骂上了热评。有人从那人的关注列表里顺藤摸瓜, 最后发现那个账号极有可能是牛栋的小号……

    不久后,校园论坛里的舆论风向也发生了变化,之前上传视频的人被怀疑是牛栋,一时间牛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没吃成得不到就要毁掉普信男阴暗自卑的人设算是在学校里立住了。

    也不知道这个楼主究竟是不是牛栋本人,也或者只是被大家骂怕了,竟然主动删了帖子。

    薛芸第一个将最新的战况发给了梁劭。

    薛芸:牛栋主动删了帖子哈哈哈哈哈哈

    梁劭:怎么确定是他?

    薛芸:最新调查结果显示交院办公楼正对停车场的那一侧房间里有一间牛老师的实验室,在二楼,大楼保安说那天那个时段牛老师也在楼里。另外有人去贿赂了一下论坛管理员,发帖那个楼主的id定位竟然在牛栋办公室附近。

    最初梁劭也怀疑是他,没想到还真是这样……

    薛芸:那家伙应该是被我们骂怕了哈哈哈哈哈

    梁劭:哪来那么多人?

    薛芸:你以为我们陈老师的号召力是假的吗?而且梁哥你也在无形中吸引了一批颜粉啊!为了捍卫我们交院女神的尊严和爱情,拼了!话说你们那段视频,我看了好几遍,嘤嘤嘤……

    梁劭正蹙眉看着薛芸发过来的内容,忽然间手机再度振动了两下,这一回是林越。

    林越:庆祝你重新告别单身,热搜奉上,不用客气。

    梁劭笑了,他就说嘛,那几个官方微博确实有一定的号召力,但这种账号的号召力也确实有限,这话题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冲上热搜,还得是靠那几个大v博主。

    梁劭:谢了。

    林越:亲兄弟客气什么!不过,你真想好了?

    梁劭当然知道林越在想什么,这事解释起来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只能先捡着最关键的说。

    梁劭:之前我在她家看到的是她弟。

    对话界面上方始终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

    憋了半天,最后林越回了句:我擦,溜了溜了……

    林越:祝你们百年好合啊,这回是真心的。

    梁劭笑了。

    正在这时房门忽然被敲响。

    他回过头,就见陈熙抱臂倚在门框上,手里拿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正是他写的那篇报道。

    陈熙:“解释一下吧,这什么情况?”

    梁劭起身走向她:“以前的同事,让我贡献素材,帮人一个忙而已……”

    陈熙:“……”

    “就这?”陈熙表示怀疑。

    “对。”

    “你这些照片哪来的?”

    梁劭关掉书房的灯,推她去卧室:“以前咱们出外业的时候拍的啊。”

    “我怎么不知道?”

    其实她是知道的,以前出外业无聊的时候,他们偶尔也会一时兴起给彼此拍几张照片,只是没想到他有这么多,而且还都留存了这么久。

    “这种事你没经验,工作得做,宣传也要搞,所以我或者多吉只要出门干活就都会留点照片。”

    陈熙不依不饶,手指滑动着文章,最后在她跳舞的那张照片处停下来。

    “那这是什么?”

    梁劭一脸无辜:“人家说要找一张你学生时期的照片,我只有这个。”

    “这照片哪来的?这照片我自己都没见过。”

    “是吗?”梁劭装傻,“网上找到的。”

    “什么网?”

    其实梁劭也不知道那照片哪来的,但绝不能说实话告诉她自己曾经找人查过她。

    “你们学校的网站。”

    陈熙蹙眉想想,这倒是真有可能。

    梁劭见她不再追问,松了口气。

    “睡觉吧,都几点了。”

    陈熙想到什么又问:“你那还有我什么照片?”

    梁劭躺上床:“

    你过来。”

    陈熙:“过来干什么?”

    梁劭:“给你看照片啊……不然你以为我想干什么?”

    陈熙走去床的另一侧上了床:“头发也没人给吹了,水也没人给倒了,想干什么当然也是不可以的。”

    梁劭笑了:“我今天实在是太沉迷于夸你,不小心把大事给忘了。”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已经干了,于是又起身去倒水。

    陈熙看着男人走出房间的身影感慨自己真是有点飘了,以前除了姥姥,谁这么对待过她啊?果然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片刻后梁劭端着杯温水回来,陈熙喝了一口还给梁劭。

    梁劭把剩下的半杯喝掉,然后很大方地打开手机相册请她随意看。

    陈熙以前不理解那些喜欢偷看男朋友手机的女生的心态,这一刻,她有点理解了——这种窥探男朋友隐私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他的手机里有很多他们以前出外业时候的照片,陈熙一张张看过去,仿佛再度回到了那段辛苦忙碌却也很快乐的岁月。

    虽然当初心灰意冷地离开了设计院,但她从来不后悔选择这个行业。以前听得最多的都是这个行业对她的偏见,她以为自己会失望会埋怨的,可是此刻,她发现,只要得到哪怕一点点的肯定,她都会觉得自己过去所有的坚持都是值得的。

    拍摄照片的时间越来越近,终于到了去年。

    陈熙仔细看着每一张,发现这个时间段的照片大多拍摄于北京,而且还都是她很熟悉的地方——有很多是他们以前一起去过的饭馆、压过的马路、吃过的路边摊……

    陈熙早就从温媛媛那得知,在他们分手后他去过北京很多次,看来这些照片就是那时候拍的。

    她继续往后翻,陈熙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起初她还有点不确定,又看了一眼,她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照片上是一条穿山公路的远景,大概是在对面江边的高楼里拍的。穿山公路像一条蜿蜒的丝带一样盘绕在巍峨的青山上,公路连接着跨江大桥,最后延伸至城市深处。

    这张照片很恢宏很壮观,而她对那条路的每一个细节都了然于心,包括桥上的某处,刻着的她的名字。

    她没想到她曾经说的每一句话,他都记在了心里。

    而就在他们分开的两年时间里,她走过很多地方,都是为了忘记他,而他也去过很多地方,却都是为了走近她。

    一时间,两人谁都不再说话。

    心中不是没有愧疚的,如果自己当初再多给他一点信任,他们或许会少走很多弯路。

    可心疼他的同时,她又庆幸上天对他们都有眷顾,最终还是让他们走到了一起。

    正在这时,梁劭的手机进来了一条新微信。

    这条微信短暂在梁劭手机屏幕的顶端出现了一下,但还是被陈熙看到了。

    薛芸:梁哥加油哦!

    房间里有一瞬的安静。

    陈熙问:“你什么时候加的薛芸微信?”

    梁劭面色从容:“在伍须海的时候。”

    陈熙:“她说加油,加什么油?”

    梁劭:“大概是看到了我转发的朋友圈,觉得你太优秀了,所以让我也加油吧。”

    陈熙蹙眉想了一下,好像也说得通。

    陈熙:“找内应都找到我学生头上来了?”

    梁劭不以为然:“我只是听到群众的呼声,联合群众顺势而为。”

    陈熙被他这说法逗笑了。

    梁劭见她笑,心情也轻松了起来。

    他忽然想到什么,虚心请教道:“对了,‘颜粉’和‘嘤嘤嘤’是什么意思?”

    听梁劭说“嘤嘤嘤”的时候,陈熙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怎么问这个?”

    梁劭面不改色:“薛芸说她是你的颜粉,还‘嘤嘤嘤’。”

    “哦,你说这个……”

    这语言表达方式倒是很符合薛芸那丫头的风格。

    不过陈熙没想到她本人已经算是2g选手了,这竟然还有个断网多年的。

    陈熙懒得多费唇舌,随口敷衍道:“就是现在表达喜欢的新式说法。”

    梁劭受教点头:“那‘我爱你’的新式说法怎么说?”

    陈熙蹙眉想了一下,‘我爱你’也有新式说法吗?

    今晚月色很美?

    估计他无法理解,还得拉着她解释半天。

    陈熙索性说:“就‘我爱你’吧?”

    梁劭笑了:“我也爱你。”

    ……

    第二天,陈熙还想找一下论坛管理删帖,结果发现那帖子已经没了。虽然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总归是省了她的事,而且也不用再担心那视频会影响梁劭了。

    陈熙心情不错,难得梁劭下班也早,两人就去附近的商场吃个饭,顺便逛了个街。

    陈熙给梁劭挑了几件衣服,离开前她忽然想上卫生间,就让梁劭拎着东西找个地方等她。

    几分钟后,再从卫生间出来时,却发现梁劭不见了。

    她拿出手机打电话给他:“你人呢?”

    “我把位置微信共享给你,你过来一下。”

    听他的声音,应该还在商场里。

    陈熙挂上电话,顺着微信上的位置共享朝着梁劭所在的方向走去……快到的时候才发现,前面是某珠宝品牌门店。

    此时商场已经快要关门了,人并不多,灯光璀璨的店内,男人身材修长地立在柜台前,一位店员打扮的女生正在给他介绍着什么。

    预感到即将可能发生的事,陈熙的心不可抑制地砰砰狂跳了起来。

    正在这时,男人似有所感朝她的方向看了过来。

    他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陈熙这才回过神来,她想或许是自己想多了,电影里不是经常演吗,男人送给女人首饰作为礼物,女人东想西想,结果打开包装盒一看只是条项链,甚至更离谱的还有钢笔墨镜之类的。

    但是她走过去一眼就看到,柜台上的黑丝绒盒子内赫然放着三个款式的钻戒。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她还是用眼神询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他神情柔和地问她:“你喜欢哪一个?”

    陈熙心里是高兴的,可面上却很平静:“我平时不戴这些。”

    店员一听就笑了:“好多女士平时都不喜欢戴首饰,但结婚嘛,其他东西可以从简,钻戒绝对不能少啦。”

    即便早有准备,但乍一听到“结婚”两个字的时候陈熙还是有点懵。

    店员见她这反应,有点不确定地说:“先生说是结婚用的。”

    陈熙又扫了眼那几枚戒指,最后还是对店员说:“麻烦你了,不过暂时先不用,今天我们赶

    时间回去。”

    说完就拉着梁劭走出了那家首饰店。

    梁劭被她拉走,也没说什么。

    直到上了车,他才再度开口:“刚才那几款都不喜欢?”

    陈熙不说话。

    梁劭就仿佛已经得到了回答似的说:“今天确实有点匆忙,主要在我看来那些戒指都长得差不多……那就改天专门挑个时间多看看吧。”

    陈熙直接拒绝道:“不用了。”

    梁劭柔和的表情渐渐收敛:“你什么意思?”

    陈熙说:“我真不喜欢。”

    “是不喜欢钻戒,还是不喜欢结婚?”

    见他一脸的认真,陈熙笑了。

    “当然是不喜欢钻戒。”

    梁劭紧绷的神情这才又柔和起来。

    “不过谁说要结婚了?”

    这一回梁劭刚放下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我们从重新在一起的那一刻不就是奔着结婚去的吗?不结婚干什么?”

    陈熙笑:“不结婚可以天天耍流、氓啊。”

    梁劭也来了脾气:“那你找别人耍去吧,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陈熙作势要推门下车:“那我走了啊。”

    “你回来!”梁劭没好气,“开着车呢,搞什么危险动作?!”

    陈熙:“这不是还没起步呢吗?”

    车子驶出停车场,梁劭又问她:“为什么不喜欢钻戒,女人不是都喜欢钻石吗?”

    陈熙看向男人,他刚毅的棱角亦如多年前一样好看,真是每看一眼就多喜欢他一点。

    “我发现你有很多这种对男女性别方面根深蒂固的错误思想,谁说女人就得喜欢钻石了?我就喜欢素面朝天什么首饰都不戴。”

    “你这纯属是凡尔赛发言,仗着自己好看才敢这么说的。”

    陈熙被他逗乐了:“行啊,还知道凡尔赛呢。”

    过了一会儿梁劭敛起笑容:“你不想要钻戒,其实不是因为不喜欢戴首饰吧?”

    “那你觉得是因为什么?”

    梁劭沉默了一会儿说:“陈熙,钱的事你不用考虑。”

    陈熙也正色起来:“我只是单纯觉得不需要,有那个钱干点什么不好?哪怕买房子时多买两个平方呢。”

    以前的她什么时候考虑过这些?

    梁劭心里不是滋味儿,半晌,他点点头说:“好吧,那就先不买了。”

    当晚回到家,两人洗漱睡觉看似一切如常,可是又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陈熙知道他还在为买戒指的事不高兴,但她也不知道要怎么让他知道她是真的不在意那些。

    起初陈熙还想着要怎么跟梁劭解释,但渐渐的,就有了睡意。就这样不知睡了多久,她被耳边濡湿的感觉弄醒了。迷迷糊糊睁开眼,是梁劭在吻她。

    她知道他想干什么,也想配合他,但她实在太困了,只能委屈某人自己动手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在半梦半醒间感受到了快乐,然后心满意足地睡去。

    事后,梁劭将她裹得严严实实抱在怀里,亲了亲她的耳朵小声说:“嫁给我吧?”

    她不知道听到了没有,往他怀里钻了钻。

    梁劭笑:“那我就当你已经同意了。”

    ……

    隔天早上,两人都起晚了,只能去学校食堂凑合一顿早饭。结果就是那么不巧,打饭的时候遇到了张老师和牛栋。

    最初那两人大概是没看到他们两人,说话也没什么顾忌。尤其是张老师那大嗓门一开口前前后后的人都听得见。

    张老师:“我跟你说牛老师,她肯定要后悔的,那个男的我太知根知底了,没钱没工作,我看他们新买那辆车搞不好也是她出钱的。为了副皮囊倒贴啊,这种最要不得了……”

    梁劭轻咳一声,吓得张老师一个哆嗦。

    不过张老师这人一看就心理素质好,回头见到他们俩,她又立刻换上一副笑脸:“呦,小梁你这是搬到我们教职工公寓来了?俩人真是一刻都分不开啊!”

    梁劭:“彼此彼此,您二位也是。”

    陈熙差点笑出声来。不过她才懒得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人身上,打好了饭回头找了个空桌坐下。

    谁知张老师和牛栋也跟了过来,隔着一条过道坐在了他们旁边那桌。

    张老师不依不饶地继续着刚才的话题:“哎呀,可惜我们合同签了两年,不然你连租房都省下了。”

    陈熙原本不想搭理张老师,听她提到租房子的事,陈熙忽然有了主意:“我还正想跟张老师你说这个事——幸好我们租房遇到的是熟人,不然生人还不好跟人家谈解约。我们这情况张老师你也清楚……大家都这么熟了,你之前不是还一直说租给他租便宜了吗?正好下个季度的房租还没交,你这几个月再找找其他租客吧。”

    张老师一听脸上讪讪的:“可不是这么说的啊,亲兄弟明算账呢,合同上写着租两年,怎么好说解约就解约?现在让我去哪找租客啊。哦对了,你们也不好二租的啊,这个也是合同中写明了的!”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那声音不确定地叫了声“梁局”。

    几人循声看过去,竟然是刘副校长。

    刘副校长见自己果然没看错,还真是梁劭,连忙迎过来,热情地与他握手。

    其他几人见到刘副校长来,纷纷站起身来打招呼。

    “您这是……”刘副校长不解地看了眼坐在梁劭对面的陈熙,半晌豁然想明白了什么。

    梁劭解释说:“交院的陈老师是我未婚妻。”

    在座几人,甚至包括陈熙本人在内,都被“未婚妻”这三个字惊到了。

    刘副校长大笑道:“之前那个热搜我已经看到了,陈老师这样的女中豪杰这次真是给我们学校争光了!当时我就想,陈老师都这么优秀了,她男朋友得多优秀啊。结果你看……这是什么缘分啊,真的太巧了!”

    刚才听刘副校长叫梁劭“梁局”的时候,张老师和牛栋就开始惊疑不定的,此刻见刘副校长这个态度,也意识到之前怕是他们搞错了。

    又寒暄了几句,刘副校长切入正题:“之前约您几次都没约到,早知道我就直接请陈老师出马了。”

    梁劭笑:“前段时间在休假,确实不太方便。”

    刘副校长:“了解了解。对了今天中午您有安排吗?有点唐突啊,但难得遇上嘛!关于我们新校区的事还得跟您请教一下。”

    梁劭婉拒道:“今天我单位那头还有个很重要的会。”

    “这样啊……”

    “下周我可能要出趟差……”梁劭想了一下说,“这样,等我出差回来,到时候联系您。”

    说着他又看了眼陈熙:“因为陈熙的缘故,我就住在学校附近,很方便。”

    之前听梁劭一再推拒,刘副校长还有点失望,但后来听他这

    么说知道他不是故意推辞,又松了口气。

    “没问题没问题,反正有陈老师在,我也不怕找不到您了。”

    被点到名的陈熙笑了笑,没有接话。

    刘副校长和梁劭又简单聊了几句,这才离开。

    刘副校长一走,张老师笑着问梁劭:“小梁……啊不是,梁局是吧?哪个局啊?”

    陈熙无语哂笑,她催促梁劭:“快点吃吧,上班要迟到了。”

    张老师见状讪讪的,但还是不死心地说:“梁局啊,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啊?”

    众人不解地看向张老师。

    张老师说:“陈老师说得对,你这次租房子啊,多亏房东是我,大家都是熟人嘛,什么事情都好说。那就按照陈老师说的那样,你找个时间,我们签个补充协议,把两年的租约变成一个季度,你看怎么样?”

    谁知梁劭却说:“不用了。”

    张老师很意外:“为什么呀?职工宿舍明明可以住,还多租一套房子这不是白花钱吗?解约还是要的。”

    “职工宿舍楼在学校的边上,我看了下那附近的环境,太偏僻了。陈熙经常晚上有课,下课的时候都快十点了……”说着他意有所指地扫了眼牛栋,“万一遇到个什么图谋不轨的,不安全……”

    牛栋连忙低下头去。

    张老师蹙眉:“不会吧,我们学校的治安这么差吗?”

    梁劭笑道:“绿城那房子虽然毛病不少,但好歹小区安保都到位,离学校也近,陈熙住在那比住在教师公寓强。张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解约就先不用了。”

    这自然是皆大欢喜的结果,张老师立刻眉开眼笑道:“好的好的,如果后续需要张姐配合什么,尽管说。”

    说完又一脸艳羡地看着陈熙:“我们陈老师真好命啊,能遇到这么有本事又这么懂得心疼自己的男人。你说是伐,牛老师?”

    一直没正眼看过牛栋的梁劭此时看向了他。

    牛栋不敢跟他对视,只是点了点头又匆匆错开了视线。

    梁劭勾了勾嘴角:“牛老师的摄影技术不错,真是多才多艺。”

    张老师好奇:“你们之前认识啊?”

    牛栋吓得直接把筷子掉在了桌上,结结巴巴地说:“梁局搞错了吧?我不记得我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摄影作品。”

    梁劭笑了笑:“那就是牛老师记性不好,不然我上次跟你说的话,你也不该这么快就忘了。”

    牛栋怯怯看了陈熙一眼:“没忘,怎么可能忘。”

    梁劭满意点头:“那就好。对了,听说你最近正准备评副教授,加油啊。”

    ……

    从食堂里出来,陈熙问梁劭:“你刚才说什么摄影技术?”

    “没什么。对了,你下周能请几天假吗?”

    陈熙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

    “没课的时候可以请两天,怎么了?”

    “我下周要回九龙办点手续。”

    “哦,想让我陪你去?”

    “嗯……”梁劭似乎是很随意地说,“把户口本带上。”

    陈熙的心陡然提了起来:“带户口本干什么?要给我买房子啊?”

    梁劭笑:“倒是有这个打算,但我考虑在新区买,回头你们学校的地批了,我们就在附近找一找合适的小区。其实单位也会帮忙解决住房问题,但还是该再买一套自己的。”

    听他说这些,陈熙心情也不错,不是因为要买房子,只是两个人一起规划未来的感觉很好,很踏实。

    她明知故问:“那这次带户口本干什么?”

    “婚姻登记要在一方的户口所在地,去北京有点远,正好下周我们开车回去,大半天的时间也就到了。”

    “梁劭,你这是在求婚吗?”

    梁劭忽然停下了脚步,放轻了声音问她:“可以吗?”

    陈熙故意说:“我再琢磨琢磨。”

    梁劭虽然有点失望,但并不气馁:“总之先带着吧,路上有的是时间考虑,万一考虑好了就一起把事办了。”

    ……

    到了约定好回九龙的那一天是个难得的大晴天。

    从成都到九龙差不多四百多公里,两人轮换着开车,当然梁劭能开的时候都是他在开,大多数时候陈熙就在旁边听听音乐刷刷剧。

    走了一上午终于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梁劭忽然说:“帮我从手套箱里拿一下纸巾。”

    陈熙从手机屏幕上挪开视线:“怎么了?”

    梁劭指着自己的鬓角:“出汗了。”

    “到前面换我来开吧……”

    她边说边打开手套箱,里面确实有一包抽纸,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丝绒小盒。盒子上的logo,恰巧就是他们那天在商场里看过的那个牌子的。

    她动作顿了顿,抽了两张纸巾递给他,然后又拿出那个小盒子。

    打开来,毫不意外的,里面躺着一枚璀璨的钻戒。根据陈熙的目测,应该是那晚三款中钻石最大的那一款。

    她朝着正在“专注”开车的男人问:“这是什么意思啊?”

    梁劭沉静应对:“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给谁的?”

    梁劭诧异扫她一眼:“还能给谁的?”

    陈熙:“可是我都说了,我不需要这个。”

    梁劭顿了顿说:“可是别人都有。”

    陈熙坚持地看着他:“别人都有的我就该有吗?”

    他也难得的坚持:“至少别人能给你的我都能给你,别人不能给你的我也想给你。”

    他话音落下,车内便陷入了安静。

    陈熙觉得眼眶酸酸的,这人真是的,怎么那么固执呢?好像她多么不识好歹似的。

    算了,就这样吧,还有什么比相爱更重要呢?更何况她其实很喜欢。

    她拿出戒指套在左手无名指上试了一下,大小正合适。

    她抬起手对着阳光看了看,晶莹剔透的钻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梁劭抽空扫了一眼,感慨道:“真好看。谁说只有女人喜欢钻石?我都喜欢了。”

    陈熙“噗嗤”笑出声,言不由衷道:“我不喜欢,多累赘啊,写板书都不方便,其实当时那个小一点的就挺好。”

    “不好。”

    “为什么?”

    “这样别人才都看得见,也省的那些牛啊马的瞎打你主意。”

    陈熙笑了,看向道路前方,此时硕大的指示牌上显示着他们已经进入了九龙地界。

    根据陈熙的记忆,很快他们就要经过他们那个项目了。这还是项目通车以来,两人第一次走这段路。

    陈熙降下车窗,车外是秀美的青山和瓦蓝的天。陈熙惬意地吹着山风,渐渐地,记忆中崎岖的山间小道和眼前宽敞平坦的道路重合在

    了一起。

    他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似得,感慨道:“你看你多厉害啊。”

    陈熙看着前方的路,每一个弯道都是那么的熟悉。

    “你也是。”她说。

    前方即将进入隧道,陈熙闭上眼,像小时候的很多次一样,感受着隧道的风从耳畔吹过,那感觉很奇妙。

    她忽然睁开眼问他:“如果再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还会选择回到这里吗?”

    “会。”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比起世人眼中的锦绣前程,他更喜欢现在这样滚烫的人生。

    他也问她:“如果给你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还会来到这里吗?”

    她说:“当然。”

    因为这里有他啊。

    两人对视一眼,好像都从彼此的眼中读到了什么。

    不久后,车子进入县城,开了一段路后缓缓停了下来,民政局就在前方。

    陈熙拿出自己的户口本,那上面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但是从今天起一切或许就都不一样了。

    梁劭下了车,见她还没下来,来帮她开车门。

    陈熙从户口本上抬起视线,看着车外的男人问:“梁劭,你真想好了吗?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梁劭被她问得一愣,他早想好了,很久以前就想好了。

    不过他还是被她认真的情绪所感染。

    他朝着长街的尽头望了一眼,巍峨的木耳瓜山始终矗立在那里,但对比起多年以前,山脚下的人们的生活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梁劭笑了:“感谢陈老师为我的家乡建设做出的贡献,此生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了。”

    作者有话说:

    写得很动情,一不小心就写到完结了。

    感谢一路陪我走来,给我留言、投雷,鼓励支持我的小伙伴们,好多id都很眼熟,就不一一列出来了,总之你们每一个人我都记在心里了。

    相逢即是有缘,感谢相遇,感谢你们对梁哥和熙熙的喜爱。

    以下说三件事:

    1.番外会在下周四开始更新,想看什么可以留言哦,目前计划是后续故事的延续,甜甜甜。

    2.请大家收藏一下作者专栏和《年年》,预计下半年开新坑。

    3.《望川》还在征文投票阶段,辛苦大家为我投票(投票办法:点进app里文案最上方“建党百年峥嵘岁月”的专栏,找到《望川》点击“投票”,投票成功会扣除10个月石。)

    爱你们,番外见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