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第 67 章

    ◎“你在哪?”◎

    和闻聪的那通电话后不久, 陈熙的辞职流程就走完了。

    她特意选了个周日的早上重回办公室整理她的私人物品,然后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时候,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她工作了六年的地方。

    回想过去的六年, 她把所有的光阴和热爱都奉献给了这里,最初的满腔热忱和最后的心灰意冷都不是她对这里全部的定义。她能承受它带给她的成就就能承受它带给她的失望。所以在走出办公楼的那一刻, 她心中没有怅惘,只有释然。

    不过突然不用再忙忙碌碌披星戴月地工作,她也难得对未来的生活也有短暂的茫然。

    刚辞职的那段日子, 她每天做的就是睡觉、吃外卖、刷剧。

    但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 她妈陈秀琴不知道从哪听说了她辞职的消息, 开始隔三差五往她家跑。

    起初只偶尔来送点吃的, 问问她接下来的打算, 后来大概是见她不怎么排斥,来得就勤了,送吃的、打扫卫生、介绍对象, 再后来甚至会把陈熙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带来帮她家换灯泡。

    直到疫情爆发, 她所在的小区被封,她妈和她那弟弟总算进不来了, 这才让她过了段安稳日子。

    再后来疫情得以控制, 大家的生活工作重新步入正轨,她也没敢大意,直接订了张去青海的机票远离“是非之地”。

    在外面漂泊了几个月,再回到北京时已经是盛夏。

    北京的家里久无人住, 积满了灰尘,她妈得知她回了家, 即便自己抽不出空来但还是派了她弟来给她打扫卫生。

    难得快一米九的大男生了还能任劳任怨穿着个围裙帮她擦桌子擦地。她也没跟他们客气, 随便她弟在她家怎么折腾, 她拿了几件换洗衣服去附近酒店住了一晚,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去了云南。

    她几乎在“路上”度过了这一年的下半年,本想着过年前要赶回北京的,但因为突如其来的重感冒,她不得不在一个临时落脚的南方小镇上度过春节。

    直到又一年的春天,她才回到久违的家。

    这个季节北京的天气算不上暖和,暖气却早就停了,家里变得格外难熬。

    找空调遥控器的时候,她才发现很多东西都找不到了,比如玄关处那双男士拖鞋、卫生间里的须后水以及衣架上的男士棒球帽……

    不过她没有去问,也没有去找,只是让自己忽略那些变化,接受他已从她的生活中彻底消失的事实。

    在家里待了这么小半天,就觉得手脚冰凉了,她只能停下胡思乱想继续翻找空调遥控器。

    翻箱倒柜了大半天,遥控器依然没有找到,但是那个绣着金色藏文的红色麻布包却再次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像是冥冥之中总有一些东西逃不开,关于2018年那个夏天的记忆就那么毫无防备地扑面而来。

    皮卡车车窗降下,男人偏头看向她时的那一个瞬间——最初的记忆里,分明只有梁劭的半张脸,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躲在阴影中的那半张也明晰起来,甚至他看向她的那一眼,都是那么的完整又生动。

    还有从她裤子口袋里拿走车钥匙的手,小饭馆门前帮她挡风的那个胸膛,以及他穿越人海来到面前对她说的那句“幸会”……每一个细微的瞬间竟然都是那么清晰和鲜活,更别说那些甘苦与共和厮守缠绵的日日夜夜了。

    可是,那么好的他们,怎么就走散了呢?

    分手之后,她做着自己曾经以为最喜欢的事情,日日看着陌生的风景,从不同的床上醒来,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彻底的抛下过往……可是,每一个从泪湿的枕头醒来的早上,每个自欺欺人失眠的夜晚,还有回到这栋房子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知道,她过往这么长久以来的努力怕是都要白费了。

    压抑了许久的感情在一瞬间爆发,既然做什么都无法克制自己不去想过去,那么就索性放纵一次,肆意地去回忆。

    麻布包里的藏袍还和记忆中的一样,红色的衬衣白色的外袍,最热烈明艳的配色,可惜她也只穿过那么一次,让它绽放的时间太短。

    她忍不住打开手机微信,因为中间换过一次手机,他们的聊天记录是空白的。

    很想发点什么过去,又想起分手那天,明明是她说以后不要再联系的。

    想想有点生气,他还真就那么听她的话——这一年多以来他一次都没主动找过她,而他们唯一的那次联系,还是一个意外,也是她先打给他的。

    当时她路过一个南方的小镇,原本计划着过年前回到北京的,但或许是因为天气变化,也或许是因为长久的积劳成疾,好久都不生一次病的她在要返京的前一天发起了高烧。

    她只好退了票,暂时推迟回家的行程。

    她懒得去医院,去药店买了点药就窝在房间里养病。

    南方的冷和北方的冷截然不同,房间里的空调一直卖力吹着气,但从床脚到床头的短短距离,干燥温热的风已经变成了又湿又凉的软刀子,刮得她骨头痛。

    她吃了药,给自己裹了厚厚的羽绒服,然后盖着被,等着发一身汗。

    但睡了没多久,她又被渴醒。

    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想去给自己倒杯水,却忽然听到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马上就要过年了,大部分人都已经回到家里和家人团聚,像她这样意外漂泊在小镇上的属实寥寥无几。

    这些天整个酒店都很安静,房间单薄的木门隔音效果又差,所以那脚步声就显得格外清晰,以至于陈熙听得出那应该属于一个体格不小的男人。

    起初她只当是附近的客人,但后来她发现那脚步声似乎一直在她门外徘徊。

    是找不到自己的房间了吗?

    而就在这时,那脚步声竟然停在了她的房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