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第 37 章

    ◎“反正谁要是有事没事在我中意的姑娘面前当舔狗,我肯定一脚踢开他的狗头。”◎

    陈熙正胡思乱想的时候, 梁劭已经走上前来,轻声问她:“路上累了吧?”

    寻常到近乎于客套的一句问话。

    她神情淡淡的回:“还行。”

    其实,因为假期里吃饭不规律, 这段时间陈熙的胃一直有点不舒服,而这么久的长途跋涉显然加剧了她的病情, 但是她习惯性的不想表现出来。

    一行人从长途大巴上下来又上了刘局他们的车。

    陈熙随便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不多时就感到身边有人,回头一看, 是刚才跟在刘局身旁的那名年轻科长, 这人她之前没有见过, 听刚才介绍好像叫方什么宇。

    对方见她回头, 朝她笑笑。

    她点了点头, 算作回应。

    梁劭是最后一个上车的,见陈熙身边已经坐了人,便走去了后排。

    车子朝着木耳瓜山脚下驶去。虽然设计院众人一路长途跋涉都很累了, 但此时此刻车厢内还是充斥着一种老朋友相见的活跃氛围, 而陈熙在这些人当中就显得格外的不同。不过她一直就是这样的性格,大家早已习惯也没觉出有什么不对。

    不久之后, 车子路经万年村, 然后又朝前驶了一段距离,最后开进了一所学校里。

    众人下了车,刘局给大家介绍,这是红星村的红星小学, 他们这一次就住在这所小学的教职工宿舍里。

    这个时节的北京还很冷,而九龙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白天十度左右, 入了夜气温就在零度上下徘徊, 并且因为空气里湿度高,感觉竟然比北京还冷一点。

    幸好这一次不用住在多吉家,不然这么冷的天气,洗个澡什么的还真不太方便。

    可以看得出这里的校舍都是新建成的,红墙白顶方方正正的外观算不上多洋气,但却是和不远处那些有着少数民族特色的民居截然不同的风格。

    像是看出她在想什么,旁边有人介绍道:“这所小学校创办有些年头了,不过这个校区是九月刚刚投入使用的,各方面硬件配备都比之前好很多。”

    陈熙闻言看过去,还是那个方科长。

    陈熙简单应了一声,收回视线时感觉有人在看她,循着那目光看过去,是被刘骏几人拉着说话的梁劭。

    不过她看过去时他并没有在看她,而是微微垂着头听刘骏说着什么,那神情柔和而专注,好像她刚才的感觉只是她的错觉而已。

    “其实去年出外业的时候,局里就打算让大家住在这里的,但是当时这里还没建好,工期比预计时间延后了两个月,咱们又因为项目周期紧张,出外业的时间提前了一个月,所以才不得不临时找了个民居让大家凑合着。”

    陈熙回过神来,随口应了句:“民居也挺好。”

    要是以往,陈熙还会花点心思和身边这位方科长寒暄一下,但是她今天不舒服,实在没什么精力去应付这些。

    身边人沉默了下来,陈熙以为这话题就算结束了,片刻后,方科长又问她:“您是交大毕业的吧?”

    “嗯。”

    “我也是,应该比您低两届。”

    陈熙这才不由得多看他一眼,但确认了以前应该没见过后,她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对方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说:“您对我肯定没印象了,但我知道您。”

    陈熙并不关心他是怎么知道她的,所以只是说:“哦,那还真挺巧的。”

    大概也是看出她对校友认亲这事不怎么感冒,方靖宇也没有继续说下去。

    绕过最前面的教学楼,后面有个小操场,操场旁边另有一栋楼,就是他们要入住的教职工宿舍了。

    这栋楼有四层高,据说目前有一半都还空着,他们此行十几个人占了三楼的一半房间。

    房间摆设很简单,和大学宿舍差不多,被褥是提前准备好的,看得出都是新的。不过没有独立的卫生间,公共的卫生间和浴室在每一层楼的两头,和他们住的房间有点距离,但比起多吉家的条件已经不知道好了多少了。

    除了林越因为东西多自费租下一间外,其他人照例是两人一间,陈熙和温媛媛住,梁劭和方靖宇住一间。

    听说方靖宇也会留下来,众人都有点意外。

    刘局解释说:“方科长会多在这里留两天,跟着大家学习学习,这两天大家有什么事找他或者找阿劭都可以。”

    看完住宿环境,刘局又招呼大家去吃饭,这一次考虑到时间和条件上的局限,就安排大家在学校教职工食堂吃个便饭。

    听说晚饭在食堂解决,陈熙暗暗松了口气——食堂吃饭就简单很多了,至少不用喝酒,此时她的胃可是再也经不住任何一点的折腾。

    这个教职工食堂的布置和设计院的食堂差不多,进门时人手一个餐盘,靠墙摆着一排自助餐炉,大约有七八个菜和两三种主食,看得出菜品已经是为了他们特意丰富过的。

    餐厅里的桌子都是那种四人小桌,正赶上饭点,餐厅里还有一些学校的教职工也在用餐。

    设计院众人就像在院里食堂那样自己取了餐,找相邻的几桌坐下来,边吃边聊,氛围倒是一点也不拘束。

    陈熙取好了东西回头去找位置。

    见刘局朝她招手,刘局旁边是那位方科长,陈熙走过去,坐在了刘局的对面。

    刚一坐下,方科长注意到几人都没拿饮料,于是主动去帮大家拿。陈熙想说不用了,但方科长格外热情,她也就没再拒绝。

    天气有点凉,想喝点热饮的人也就多了,热豆浆机前排了不长不短的一支队伍。

    看到方靖宇拒绝了其他人让他插队的提议直接走到队伍末尾,刘局笑着问陈熙:“觉得我们方科长怎么样?”

    陈熙也没多想,从不远处收回视线后随意回了刘局一句:“挺懂谦让的。”

    刘局笑:“刚才看你们聊天,他没跟你说吗?他的关系在北京,来我们这里挂职一年,回去就升副处了,他是去年九月来的,算起来你们这次回去不久他也该返回北京了。”

    介绍的这么清楚,还特意强调方靖宇返回北京的时间,陈熙再迟钝也不会听不出刘局这是什么意思。

    陈熙不紧不慢地应了一声。

    刘局继续说:“他今年28,我没记错的话比你小两岁……”

    这就说得太明白了,陈熙再想装傻也装不下去了。

    而就在这时,视线中突然多出了一个餐盘。

    陈熙抬起头,是梁劭。

    他放下餐盘坐在了陈熙身边,见刘局和陈熙都看着他,他像是随口问道:“聊什么呢?怎么我一过来就不聊了?”

    之前听方靖宇说起他和陈熙的“渊源”,刘局就看出方靖宇大概是对陈熙有意,又恰巧有这样的机会,他就做个顺水人情。不过此时看到梁劭,刘局忽然又想到去年夏天他们在呷尔镇吃饭那一次,陈熙和梁劭之间的感觉也是怪怪的。

    刘局不动声色打量着对面的年轻男女,看着真是登对,他忽然有点不确定这两人究竟是什么关系,更不确定自己今天这线牵得到底对不对。

    “你又拿我开玩笑,我和陈工能有什么秘密?还不就是随便聊聊。”

    梁劭垂眼笑,像是刚才真的就只是开玩笑。

    刘局避重就轻地说:“我们在说方科长,竟然和陈工是校友,你说巧不巧?”

    陈熙正低头吃饭,听到这话不得不抬起头来,恰巧见梁劭看向她。

    当着刘局的面,两人只是短短的对视一眼,但却让她心跳忽地错了一拍。

    陈熙顿了顿说:“是挺巧的。”

    梁劭点点头:“确实,不过我记得刘骏温媛媛还有张工他们也都是交大毕业的吧,这都够你们开个校友会了。”

    有意帮着方靖宇套近乎这招被梁劭无情揭穿,刘局老脸火辣辣的,但他也不确定梁劭究竟是不是故意的,讪讪笑了笑说:“也是,干这行的一半都是交大毕业的。”

    这时候方靖宇拿了三杯豆浆回来,看到突然多出来的梁劭先是一怔,然后不好意思地说:“刚没看到梁哥,就拿了三杯……梁哥你先喝这杯,我再去拿。”

    要是一般情况,梁劭肯定说不用了,或者自己去拿,但这一次,他竟然点了点头说:“那麻烦了。”

    于是方靖宇又返回刚才那支队伍的末尾继续排队。

    不过方靖宇竟然叫梁劭哥,看样子两人应该算是蛮熟的。

    正在这时,有人叫了声“梁镇长”,几人循着声音看过去,是个约么四五十岁的中年女人。女人样子普通,但穿着干练,说话声音也格外洪亮。

    梁劭笑着起身:“汪校长,您也来吃饭?”

    那位汪校长说:“我吃过了,是听说你们在这吃饭,我特意过来看看。”

    听梁劭给在座几人介绍,这位汪校长就是这所小学校的校长,不过她特意过来并不只是来打个招呼,而是介绍了一位老师给梁劭。

    “这是我们小唐老师,我有时候不在学校,有什么事也可以找她。”

    陈熙看向汪校长身后的女孩子,看着也就二十三四的模样,白净面孔,细长的眉眼,瘦条的身材,还有一把丰美的黑长直,平心而论算得上是个美女了。

    几人简单寒暄了几句,那位小唐老师又和梁劭交换了联系方式,就离开了。不过离开前还不忘羞哒哒回头看了梁劭一眼。

    这一幕恰巧也被端着豆浆回来的方靖宇看到,他笑着问梁劭:“刚才那是谁啊?”

    梁劭说:“学校的老师,以后在学校遇到什么事可以找她。”

    方靖宇笑:“有梁哥在,这工作推进起来真是方便不少。”

    这话听着没什么问题,但联系前文就知道这是在打趣梁劭招人喜欢了。

    方靖宇这话说完,不自觉和刘局相视一笑,气氛忽然就暧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