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第 34 章

    ◎“饭后剧烈运动需要大量血液来增加氧气供应,会将血液调动到身体其他部位,所以会导致消化不良,患胃病的几率大大提升……”◎

    闻聪已经很久没有喝到断片了, 昨晚最后的记忆,还只停留在陈熙离开后,他又吐了一回回到包间里。

    那个孙一又拉着他喝酒, 还句句不忘敲打他。

    “小颖那丫头差不多是我看着长大的,我把她当妹妹。我这妹妹什么都好, 就眼光不好……”

    这个孙一,闻聪以前也听赵颖提起过,她家邻居, 从小不学无术, 20岁以前成天跟人打架斗殴, 大专毕业, 也能凭着家里人脉关系混到一个铁饭碗, 还一路仕途坦荡在一级单位重要机关做到了处长的位置,当然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赵副总的提拔。

    在这个孙一甚至赵颖面前,他闻聪十几年的寒窗苦读、过往他引以为豪的聪敏勤奋, 还有只要努力就能做人上人的想法简直像个笑话。

    在他们这些人看来, 没顺了赵家那对父女的意思就是他不识好歹,所以这个孙一自然要替他那“妹妹”修理他, 在今天这样的场合, 以这么让人啼笑皆非的方式。

    不过他这种混子,似乎也只配想出这种手段来。

    不知道又喝了多久,总之后面的记忆就都是空白了。

    闻聪看了看四周,像是酒店的房间, 大概昨晚送他的人不知道他家住哪,就将他留在了酒店里。

    拉开厚重的窗帘, 刺眼的阳光陡然射向屋内, 让这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无处遁形。

    屋子里一片狼藉, 床边还有一块吐过的痕迹,闻聪觉得就这么退房挺没素质的,于是去卫生间里拿了一卷卫生纸,蹲在地上擦起来。

    擦着擦着,他忽然悲从中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的工作、生活就跟这个房间一样,所有东西都离开了它原本的位置,空气污浊令人作呕。

    他狠狠将纸团摔在地上,自己整个人也躺倒在地板上,默默感受着宿醉带来的头痛和心肝肺灼烧着的不适感。

    但崩溃过后,人总要回到现实。

    他赶在中午前退了房,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给手机充上电。重新开了机,立刻跳出几个未接来电,看号码是院里的座机,估计都是工作的事。还有几条微信,其中一条是昨天送他去酒店的院机关同事,跟他说明了一下昨晚的情况,跟他想的差不多,因为不知道他家在哪,就把他送去了附近酒店。

    他回复对方微信,道了谢。

    另外一条是来自郭副院长的,让他回到单位后去他办公室一趟。

    闻聪洗了澡换了衣服,再到楼下小店吃了碗粥,感觉终于又像个人了,这才去了单位。

    他没回自己办公室,而是直奔郭副院长那里。

    本以为昨天会开得不顺,晚上又被人灌成那样,到郭副院长这里免不了又要挨一统训话,谁知道郭副院长见到他来,态度竟然挺亲切,还特意拿出好茶招待他。

    这下子,领导叫他来的用意他又猜不到了。

    茶香很快弥漫在办公室内。

    眼见着郭副院长要给他倒茶,他连忙起身说他来。

    郭明达也就顺势放下茶壶,看着他的动作。

    等他倒好了茶坐回原位,郭明达捧着茶杯浅浅啜了一口,才说话:“昨天喝了那么多,这会儿好点没?”

    看似是关心的话,但郭明达的真实态度,闻聪还是摸不着头绪。

    谨慎起见,他先道歉:“昨天真不应该,我这人酒量不行,酒品也一般,昨天肯定是出洋相了,以后一定好好练练。”

    郭明达却叹了口气:“昨天的事我后来了解了个大概,也怪你倒霉。”

    闻聪不由得微微一怔,不明白对方这话什么意思。

    郭明达见他这表情,无奈笑了:“你们年轻人谈恋爱的事情虽然与我无关,但我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有些人确实有点过了,仗势欺人,真把华北设计院当自己家后花园了,什么人都能放进来撒撒野。”

    这话说的已经很不客气了,而“有些人”不用明说自然指的是集团赵副总,赵颖的爸爸。

    闻聪下意识在脑中搜寻郭明达和赵颖爸爸是不是有什么矛盾,结果脑中一片空白。

    但有一点闻聪还是清楚的,不管领导们之间是什么关系,郭明达可以这么说不代表他也可以跟着抱怨。

    闻聪还是承认错误:“是我没处理好自己的私事,影响到了工作,领导批评我也是应该的。”

    郭明达挑眉:“我批评你了吗?再说你又没错,我批评你干什么。”

    闻聪笑笑,到这会儿总算放松了一点。

    或许郭明达确实对他乃至他部门的有些工作不满意,但也体谅他最近的遭遇,担心他一蹶不振才以这种方式来提醒他吧。

    他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郭明达岔开话题:“怎么样?我这茶不错吧?”

    放松下来,闻聪又变成了那个人情练达的闻主任。

    他煞有介事细细品了一下说:“您这好茶以后还是留着自己喝吧,给我这种不懂的人喝真是浪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