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第 24 章

    ◎“谁说我喜欢她?”◎

    见大家吃得差不多了, 陈熙离开座位下了楼。

    老板正在前台看电视,见她出来笑盈盈问她有什么需要。

    她说:“买单。”

    老板起身来到电脑前:“您怎么支付?”

    “微信吧。”

    然而就在陈熙递出手机的一刹那,手机屏幕上盖上了一只骨节分明的男人的大手。

    麦色的皮肤, 修长的手指,陈熙只看一眼就知道那是属于谁的。

    陈熙抬头看向手的主人:“干什么?”

    梁劭对老板说:“我来吧。”

    说着就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陈熙说:“谢了, 不过都是我的人,我来就行。”

    梁劭却仿佛没听见,自顾自找出付款二维码递给老板。

    两人都这么坚持, 老板也不知道该收哪位的钱。

    “要不你们二位先商量商量?”说完老板就逃似的去照顾另外一桌客人了。

    那老板走后, 梁劭说:“说好的是我请大家吃饭, 而且我没有让女人花钱的习惯。”

    陈熙:“看不出, 你还挺大男子主义。”

    梁劭看着她, 回想起和她认识后的点滴,忽然很想知道一件事。

    “你跟谁都这么计较吗?”

    陈熙没有回答他,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其实在遇到他之前, 她完全没有计较的机会——她和大部分人没有太深入的往来, 她的生活中除了姥姥就是闻聪。但那时候他们是她的家人,姥姥自不用说, 至于闻聪, 他家境不好,所以读书的时候,她都是有意无意帮扶他,他虽然没表现出什么, 但她知道他一直记在心里,因为可以看得出, 工作之后的他都在尽力补偿她。

    想到这些过往, 她只会感慨, 人真的是这世间上最复杂的物种,没有绝对的好,也没有绝对的坏,有的只是一颗他想对谁好的心。

    见她沉默,梁劭继续道:“你怕什么?怕欠这点钱还是怕欠这点人情?”

    陈熙蹙眉:“为什么这么说?”

    大约一个月以前,她故意暧昧地说她从不占男人便宜,因为早晚要还。当时他回敬了她一句差不多的话,但却是要跟她划清界限的意思。这才一个月而已,差不多的对话,可表达意思的双方却来了个对调。

    可是女人怎么能这么善变?是习惯了不负责任的四处留情,还是觉得他好欺负?

    也或许只是听说那个人要来了,所以决定收心了?

    梁劭说:“一顿饭而已,大家一起共事快一个月了,我把他们当朋友,尽地主之谊罢了。”

    恰巧此时老板回来了,梁劭直接把手机递给他。

    老板见陈熙没再说什么,爽快结了账。

    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包间,林越挤眉弄眼凑到梁劭身旁问:“你俩前后脚出去这么久,干什么去了?”

    “买单。”

    “就只是买个单?可我怎么觉得她好像生气了?”

    梁劭抬头看向桌对面,陈熙正被刘骏和队里另一个小伙子围着敬酒。

    小伙子们很懂规矩,说他们干了她随意就行,可她却毫不含糊地喝了两大杯。

    林越:“我说什么来着,确实是心情不好啊!”

    梁劭又想到了手机里的那个名单,什么也没说。

    林越“啧啧”感叹:“我觉得刚才那种时候,就该有个男人从天而降英雄救美,然后两人擦出爱的火花,从此双宿双栖。”

    梁劭轻嗤:“你种马小说看多了吧?”

    “你别污蔑我了,我早不看那些了!”林越继续说,“不过哥们儿奉劝你一句,你是男人,既然喜欢人家就该主动点。”

    “谁说我喜欢她?”

    林越明显不信这话:“你不喜欢她你让我查她干什么?”

    关于这件事,已经证实了是个误会,梁劭也就不想再提。

    林越:“还有,你现在真应该照照镜子,你看你看人家这眼神……你当我瞎啊。”

    梁劭收回视线,给自己倒了杯茶。

    林越叹了口气:“其实你这么怂也是应该的。”

    梁劭:“……”

    “别瞪我,瞪我我也要说!我听说她对她那‘前任’感情很深,深到一时半会儿都难以忘情的地步。最要命的是他俩还是同事,只要她回到北京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林越叹气,“这样下去也不知道她多久才能彻底忘掉那个人,你才能有机会!”

    梁劭不知在想什么,垂眼看着茶杯中的绿色小叶浮浮沉沉默不作声。

    这时候林越话锋一转:“不过你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有个利好消息是,她那位前任现在有女朋友,这对她来说肯定是个阻碍,而且她不是还得在这待一个月吗?这一个月里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啊兄弟!”

    林越边说边重重拍了拍梁劭的肩膀,但见梁劭抬头看向他,他又很怂地缩回了手。

    本以为这一次梁劭还是会像以往一样不理会他说的这些话,谁知他开口却是:“怎么把握?”

    林越愣了一下,旋即兴奋道:“那你可问对人了!首先是要多制造独处的机会,你看今天要不是有我在,刘骏那几个没眼力见的能让你和陈熙有那么多单独相处的机会吗?其次,就是要多多创造轻松的环境氛围,整天都在紧绷的工作状态下,谁还有心情谈情说爱?所以我才提议今晚来这吃饭!你看兄弟我为了你多么煞费苦心啊,还说我没用?”

    林越越说越委屈。

    梁劭似乎笑了一下说:“以后别做这种事了。”

    林越不解:“为什么?”

    梁劭沉默了片刻说:“我和她不是一路人。”

    刚才有刘骏带了头,其他人见状也都去敬陈熙酒,而她都来者不拒。

    就在梁劭和林越说话的片刻工夫,陈熙已经不知道喝了几杯了,而排队等着敬她的还有几个人。

    他看得出她没那么想喝酒,可是那么勉强为什么还要喝呢?

    “什么叫不是一路人啊?”林越有点着急,“这都什么年代了……”

    林越话没说完,忽然眼前一花,身边的男人已经站起身来大步朝着桌对面走去。

    陈熙又去给自己倒满酒,她喝的不算多,但因为喝得急,此时头脑已经有点晕沉,动作也有点不听使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