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可可 作品

第 21 章

    ◎“还不是夫妻,但快了。”◎

    到了夜里, 雨终于停了。

    陈熙他们第二天一早就返回了万年村重新整顿,计划着不再下雨的话,就选择隔天进山。

    众人心惊胆战地等了一天, 值得庆幸的是雨没再来,但傍晚的时候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当时众人正在露台上开会, 忽然听到一阵刺耳的车子引擎声由远及近,紧接着是年轻男人的说话声,听声音那人已经在院子里了。

    众人不由得都往露台外看去, 就见拉姆正和一个坐在车里的男人说着话, 看样子两人应该是认识的。

    话说一半, 男人也看到了露台上的众人, 然后很大力地朝着他们挥了挥手。

    设计院的人面面相觑。

    陈熙没想到林越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还不知道从哪弄了辆很骚包的橘色牧马人。

    梁劭给众人解惑:“是我大学同学,对山里的路很熟悉,考虑到后面条件更艰苦, 需要加大保障力度, 所以临时请他来帮忙的。”

    陈熙微微挑眉,她只知道林越和梁劭关系不错, 没想到两人竟然是大学同学。

    其他人一听, 倒是挺高兴,都说梁劭考虑的周到。

    刘骏问:“那他岂不也是清大的学霸?”

    温媛媛问:“也是同行吧,我们有问题是不是还可以请教他?”

    梁劭哂笑:“那你们可想多了,毕竟哪个学校都有混子。”

    正在这时, 混子林越三两步跑上楼来,见到陈熙毫不意外:“嗨美女, 人生何处不相逢呐!你瞧咱这缘分!”

    陈熙没什么反应, 低头去看手上的图纸。

    林越也不尴尬, 摸了摸鼻子又去揉旁边多吉的头发,被多吉很不高兴地躲开了。

    多吉委屈巴巴看着梁劭:“我对山里更熟。”

    梁劭点头:“所以让他跟着你。”

    原来不是让林越取代他的,多吉高兴起来,这才赏了林越一个笑脸。

    林越嗤笑:“是跟着你,以防你出错。”

    多吉立刻怼回去:“你少给我惹麻烦才是。”

    很显然这就是两人惯有的交流方式,周围人看着也被这轻松的气氛感染。

    林越这人一向对谁都自来熟,很快就和设计院众人熟络了起来。

    开完了会,大家各自回房休息。

    林越提出和多吉住一间,却被多吉毫不留情地严词拒绝,最后是刘骏让出他的床,他自己则是搬到楼下去和多吉住了。

    等着众人都散了,陈熙拿出烟来点上。

    旁边梁劭的房门大敞着,林越正进进出出把自己带来的行李往里搬。

    他的东西占了满地,梁劭也只好躲出来,见陈熙还在露台上,他便朝她走了过去。

    “不怕喂蚊子?”

    陈熙朝着旁边木桌上扬了扬下巴——每次他们开会时都会在附近点几盘蚊香,此时还有两盘没有燃尽。

    “这味儿浓到了我怀疑我在抽蚊香,懂点事的蚊子都不会来。”

    梁劭牵了牵嘴角:“对了,今天接到刘局电话,北京的贾部长近期要带队慰问几个重点项目,也包括我们这个。”

    陈熙漫不经心地点点头:“都有谁来?”

    “除了几个部委领导,还有你们集团的,你还没接到通知吗?”

    陈熙想到上一次闻聪电话里说他可能会来一趟,大概就是这件事吧。

    陈熙问:“需要准备什么吗?”

    梁劭:“不用,领导此行的目的除了了解项目进度,主要也是来慰问大家,没那么多讲究,我们正常开展工作就行。至于接待的事你们不用管了,到时候一切从简,他们迁就我们的时间和地点。”

    陈熙把烟蒂按灭在旁边的易拉罐里说:“好。”

    两人一同往回走,此时林越还在搬东西,竟然还有挂烫机和咖啡机……

    陈熙看到后惊疑不定地问梁劭:“他这是打算在这住到施工?”

    他们这一次出外业结束后,一般会在几个月内完成初步设计,然后施工图设计又要几个月,最后是施工招标,这一套流程没有个一两年下不来。

    陈熙这么说,嫌弃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梁劭顿了顿说:“你就当队里多了个壮劳力吧,有什么脏活累活都可以交给他。”

    陈熙:“他知道你是这么打算的吗?”

    梁劭:“可能还不知道。”

    陈熙笑:“你们同学感情不错啊。”

    正在这时,林越也看到了他们二人,他似乎刚安装好了咖啡机,热情地对他们招手:“两位要不要来喝杯咖啡?保证你们今晚睡不踏实。”

    陈熙笑了。

    梁劭突然觉得有点头疼。

    ……

    接下来的几天,工作进展顺利,而且队伍里因为林越的加入比以往更热闹了。虽然随着路线更深入山林,他们不得以花在路上的时间越来越多,回到住处的时间越来越晚,但大家也都没抱怨过累。

    陈熙手上的图纸除了最初打印好的,还有梁劭手绘的那份,她一直记得要去拜访梅朵。

    这天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返程时,梁劭把众人交给了林越,他带着陈熙绕路去了梅朵所在的六排村。

    从地图上看,六排村离他们线路最近的地方差不多四五公里,但这段路很难走,又赶上天黑看不清路,所以找到梅朵家时,时间也不早了。

    他们到的时候梅朵和他老公在家,不过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梅朵的老公腿脚不好,走路还要靠拄拐。

    梅朵夫妻俩听说了陈熙他们的来意都很惊讶,当陈熙把提前准备好的五千元现金拿出来的时候,夫妻两更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收,但他们却坚持要陈熙他们留下来吃晚饭。

    此时天色已经晚了,两人都有点饿也就没再拒绝。

    几人围着张小桌坐下。梅朵端上晚饭,有糌粑、牦牛肉、奶渣还有一盘不知道是什么的炒青菜。

    或许是因为他们的到来,饭菜算得上丰盛,但卖相着实一般。

    梅朵大概也察觉到了,不好意思地说:“我们这地方条件艰苦,你们别嫌弃,凑合吃一点吧。”

    梁劭倒是无所谓,但是他怕陈熙吃不惯。

    陈熙却直接拿起筷子说:“那我就不客气了。”

    夫妻俩见状这才高兴地端起碗来。

    梅朵的丈夫招呼她:“别客气别客气,多吃点。”

    吃饭的时候,陈熙想起派出所的人说过,上一次见到梅朵时,他们是一家四口。

    于是她随口问了句:“怎么不见孩子们?”

    “上学去了,还没回来。”说着梅朵朝门外张望了一眼,“这会儿应该快回来了。”

    陈熙看了眼时间,这都七点多了。

    “这么晚才放学?是要在学校上完晚自习才能回来吗?”

    梅朵笑了:“六岁的娃上什么晚自习?”

    陈熙有点意外,没想到这里的小学生这么晚放学,但对方没有多说的意思,她也就没再追问。

    陈熙:“那我们吃饭不等他们吗?”

    梅朵说:“没关系,他们应该也快回来了。”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孩子们的说话声,梅朵立刻放下碗,笑着迎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