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燃 作品

24、救赎剧本改编中

    越棠想到了当初他故意让沈觅撞见的那一幕。

    他垂下眸, 面色微微有些白。

    沈觅身边的几个青年人也注意到了越棠,不动声色地看着他。

    越棠方才也承认是清晏殿下的人了。

    所以清晏殿下今日为何带越棠前来?告诉意动的人不要再花费心思?

    左右他们是没有可能了,几人各怀心思, 笑着告辞,各自散去往别处。

    这几人走动起来, 周围氛围又开始活络了些, 这次众人心知肚明,不会再有人扯到此事上面。

    沈觅注意到越棠神色,皱了一下眉。

    越棠慢慢朝她走过来,少年神色自然,只面色比往日更白了些, 沈觅不放心道:“你不要乱想。”

    越棠一怔:“嗯?”

    他眼神认真, 有些微愕然。

    越棠早就习惯假面示人, 可是五年前, 他便一点点尝试着在沈觅面前不再伪装, 慢慢把烙在脸上的名为“阿祈”的面具摘下。

    沈觅叹了一口气, 无奈道:“方才他们乱讲的,你可不要多想。”

    越棠看着她, 漆黑眼眸一眨不眨,却问道:“殿下不怪我吗?”

    “我怪你做什么?”

    沈觅疑惑了。

    “知道我就是越棠之后,许多人都猜疑了殿下。”

    觉得沈觅一早就将越棠作为面首养着。

    沈觅:“……”

    越棠神色是真的担心。

    沈觅一时间是真没想到他还会这样想。

    这哪儿还能和他扯上关系,而且这是她需要生气的吗?

    非要说不好, 受到影响的也是越棠。

    他反过来歉意什么?

    沈觅耐心道:“就事论事。你又没做什么, 还无辜被人这样揣度, 我为什么怪你?”

    之前丽阳也有沈觅过于关照着一个书院少年的传闻,可是世家之中早就不乏选人从小培养,来把人养成自己将来忠诚嫡系的做法。

    对于沈觅从南朝质子手中要来一个少年一事, 或许有不知事的人乱猜,更多人会觉得沈觅另有深意,等到越棠十六岁中了解元一事传开,便赞叹沈觅果然下手准确,直接选中培养了一个少年天才。

    然而如今一看到越棠的模样,乱猜就大过了正经的想法。

    可这哪里能怪罪越棠。

    沈觅走向主厅一处小桌,和越棠相对坐下,无奈道:“不要因为这有一点牵扯到你,你就把错处归结到你自己身上。”

    越棠微微一愣,轻轻应了一声。

    他只是想到了五年前。

    沈觅觉得,他如今过度小心了,谨慎地仿佛刚认识一般。

    沈觅有些忧愁,要不是能观测到他的亲密度是六十,还真会以为他和她不熟,生疏得不得了,才会那么小心。

    亲密度都六十了,也不见越棠再对着她好好笑过一次。

    五年前的事,再相较于越棠在南朝的前程,沈觅觉得,她没必要怪他了。

    越棠当初说他会改,这些年也确实一直在改。

    这几年越棠和她也不亲近,亲密度还这样高,想来他自己也不好受。

    之前装哭的时候哭地厉害,真难受了,除了听涛院那次,也没再见他眼眶红过。

    沈觅托腮看着越棠,忽然道:“笑一个。”

    越棠一愣。

    他眼睛稍微睁大了一些,清楚地映出沈觅唇边饶有兴致的笑。

    “笑一笑,好久没见你像之前那样笑过了。”

    越棠犹豫了下,听话地慢慢弯起眉眼,露出一个笑容。

    沈觅看着他的神情。

    少年唇红齿白,眼中稍微亮了一些,唇畔的笑意虽然清淡,却没有之前那般急于证明自己开心的刻意,轻柔又和缓,是自然流露出的愉悦心情。

    沈觅也忍不住也微微笑了一下。

    “你还是笑起来更好看。”

    越棠眼睛又弯了些,唇角扬起。

    两人相对而笑,沈觅心头的那点陌生和尴尬总算消弭。

    “咳。”

    旁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咳。

    越棠笑容慢慢收起,抬头看了看逆光而立的一人。

    来人一袭墨绿长衫,长发束在小玉冠之中,约二十五六的模样,眉心却已经有了一道因为长久皱眉形成的竖着的痕迹。

    越棠在来之前就找卫江问了可能会见到的人,将特征对上,便知道了他的身份。

    这人是沈觅母族的一个小叔,穆策之。

    沈觅立即面无表情,正要拿起茶杯,却见茶水已空。

    越棠自然而然地从她手中顺过茶杯,垂眸为她斟了一杯茶,试好了温度,轻轻放到沈觅手边。

    沈觅特地看了一眼他的手,确定这次没有被烫到,才慢慢品了一口茶,准备要唇枪舌战这位她事业的鞭策者,穆策之。

    “听说陛下要殿下选驸马?”

    穆策之稍微做了一礼,便急忙问出口。

    越棠手指一顿,默默听着。

    一听到是这事,沈觅神色立刻轻松起来。

    幸好不是又要让她去营业。

    沈觅放松一笑,道:“昨日陛下只问了我一句,就让人传了出去,都是谣传。”

    穆策之听说之后便匆匆找过来,问完沈觅才稍微放下心,这才有了心情去看周围。

    一眼就看到了沈觅对面端坐着的红衣少年。

    举止仪态风雅从容,相貌极美,对待沈觅也极为认真。

    穆策之脑中的弦立刻裂开了。

    “你不是说都是谣传吗!”

    穆策之这神情仿佛沈觅正在歧途上,沈觅无奈道:“想什么呢,不是丽阳人,是越棠。”

    穆策之神色丝毫没有放松。

    “那我便直接问殿下一个问题。”

    沈觅道:“你问。”

    见到越棠之前,穆策之以为沈觅是在培养自己人,可是穆策之忽然想到,方才看到沈觅时,两个人明明互相看着笑。

    沈觅也太过亲近一个“下属”了。

    穆策之紧锁眉头,道:“殿下将越棠当作什么人带在身边?”

    越棠微愣。

    他垂眸,姿态自然地也去为穆策之斟了一杯茶,放到他面前,默不作声等着沈觅的回答。

    方才听闻沈觅要选驸马,越棠除了惊愕,其实还有一点极为轻微的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