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燃 作品

19、救赎剧本撕了吧

    另一边的左厢房中,沈觅走后,房间又安静下来。

    越棠慢慢掀开左臂的衣袖,解开缠在手臂上的细布。

    细布中包裹着被打磨好的铁片,铁片一端已经锋锐起来,相比上次只能模模糊糊看到颜色,这次锋利处已经能隐隐照出人脸。

    越棠看着铁片中的自己。

    他的五官相较于三年前,已经长开不少,脱去稚气,他如今的长相,真的一点不像慕容祁。

    越棠看到他漆黑的眼瞳中泛着淡淡的冷意,他忽然愣了愣。

    他现在的神色和他平日的平静柔和不一样。

    越棠垂下眸,慢慢捂住铁片,挡住铁片上反射出的他自己,将眼神、神情,都调整回平日里的乖顺听话模样。

    他没能控制好情绪。

    自从在沈觅身边后,这不是他第一次露出真实情绪。

    是未来会杀他折磨他的沈觅。

    他不能动摇。

    一丝一毫也不行。

    在清晏殿下、三殿下面前,他的性命太过弱小,经不起他稍有破绽。

    越棠声音很轻,似乎在说服自己。

    “留不下去了。”

    -

    春日梢头柳绿,江岸花红。

    沈觅接连好几天去看八岁的小越棠,看他和刘叔护着书信,一个扮演慕容祁、一个装作养父,一次次脱险又遇险。

    小越棠确实很聪明,功夫也不错,可当沈觅就在他身边,看着他一次次刀口下生还时,她心底是有点难受的。

    原来,越棠不只是慕容氏养子,还是慕容祁的替死鬼。

    前世的她并不知道,也没多少人知道。

    沈觅看得出来,越棠很喜欢慕容祁,也很努力想做好家中的小公子。

    让他听话,他就听话。

    让他去替死,他还问要是没死,还能不能回家。

    真是……有点傻。

    沈觅连着几天沉浸在越棠的逃亡之中,等到云霏拖她出门时,她才意识到,书院中一惯的习俗,春日宴开始了。

    春日宴并不只是一场宴饮,它设立在百物街最大的酒楼千金楼之中。

    接连三日的酒席,日日都有文斗、诗酒会、才艺擂台等形式多样的玩法,书院学子可以免费去观看,赢得彩头还可以兑换奖励。

    熹山书院的春日宴,是书院学子整个春日里能参与的最为大型的庆典,机遇和玩乐都可以在这三日里满足。

    沈觅前世也去过一两次,确实是个调节情绪的好去处。

    决定要去,沈觅便让人去问越棠。

    那日之后,越棠话更少了些,每日几乎不出门,只让人一摞一摞地借书、还书,沈觅去看他,他也只是亲亲热热地笑着,仍然少言少语。

    段英这次提起来的事确实对越棠影响不小。

    换成任何人,影响都不会小。

    沈觅派人来请,越棠才放下书卷。

    几日的废寝忘食让他暂时平静下心绪,沈觅让人来问他,他才意识到,到春日宴了。

    春日宴不只是熹山书院,还是整个熹山周围百姓的大型庆典。往来之人熙熙攘攘鱼龙混杂,一个人融进人群里,便难以再寻得。

    越棠检查了下手臂上的铁片,便让人推动轮椅,随着沈觅出门。

    一路上,马车慢摇慢晃,周围人几乎可以说是摩肩接踵。

    等到了百物街,沈觅先下车,然后清出来一小片空间,放下越棠的轮椅后,小心将他从车上接下来。

    千金楼有三楼之高,占地极大,楼中设有极大的圆形高台,可在上面进行曲水流觞和文会打擂台。

    沈觅将厢房设在二楼,沿着斜梯将轮椅推上去,便直接沿着一条回廊直走。

    周围人声喧沸,沈觅推着越棠慢慢走远,往稍僻静的雅间走过去。

    路上经过酒窖,酒窖的入口处挂着几样新式的雅致挂饰,透明的圆形琉璃被打磨成中间圆润两边收起的样式,下坠各色鲜艳羽毛,将透明的琉璃映地流光溢彩。

    越棠看着圆形琉璃,皱了皱眉。

    这种形状的琉璃可以聚光生火。

    琉璃碰撞,叮当作响,成套的琉璃挂饰随风摆动,华贵又典雅。

    越棠没说什么,上了楼,到一间稍僻静视野也不错的雅间前,云霏上前打开了门,将公主府的腾纹挂上门边的木牌,沈觅一进厢房,楼上雅间便有几位官员邀约。

    沈觅面无表情。

    来了又来了,公主也逃不了现代社畜的营业日常。

    看到越棠靠在窗边,正拿着近日文会的内容在看,沈觅不想再让人一个个进来打搅,索性让云霏一个个去带了话,干脆到楼上找间大些的厢房,聚在一起好好寒暄两句便散开好了。

    外面喝彩声声,小越棠看得认真。

    沈觅忍不住笑了笑。

    临出房门,沈觅朝着屋内的小厮道:“我去三楼天字阁楼,小棠有事便直接过来找我。”

    小厮连忙应下,房中只剩下越棠和他的两个小厮。

    外面文会正到高.潮迭起之处,窗外阳光渐渐升到正中,已经快到巳时。

    越棠将手中竹简放下,看了看这间雅间的摆件,此处并没有酒窖门窗上悬挂的琉璃,大约是只有酒窖才有的装饰。

    酒窖门边的琉璃隐在屋檐下,但是四面窗户的琉璃,若被日光直射,映到房中,哪怕是一块帕子,也极易起火。

    越棠转身对身旁的小厮道:“徐年,柳含章来了吗?”

    徐年道:“柳公子一早就来了,就在一楼。”

    越棠“嗯”了一声,道:“我去找他。”

    徐年喊着门边守着的徐岁,一人去通知三楼的云霏和沈觅,一人随即推着轮椅,去往柳含章所在的雅间。

    一出门便碰到一个穿金戴银的肥硕青年,青年满脸怒容,一边快走一边道:“那两个人是谁?没长眼睛,敢在本公子面前无礼?”

    侍从谄媚道:“听说是南朝的来的。”

    段英、薛二?

    越棠看了眼这人,青年也看了看突然从雅间中出来的小少年,看到越棠的脸,他挑高了眉,下意识笑起来,横肉挤成一团,随即注意到门边悬挂的公主府标志,遗憾地顿住,继续往前走。

    “南朝人是吧,本公子记住了,等本公子今日有空了,非得把他们收拾老实了!”

    推着越棠的徐年有些幸灾乐祸,道:“公子,是段公子和薛公子他们吧,平日在书院那么嚣张,出来了可不是人人都顺着他们的。”

    除了薛二会和在南朝一样莽撞之外,还能是哪个南朝人。

    越棠淡淡道:“往前走吧。”

    徐年应了一声,便推着越棠往去二楼的楼梯处走。

    雅间前后左右皆有看守,没有提前约好的牌子无法靠近,也因此,一路上几乎没有碰到人。

    到了楼梯边上,千金楼的楼梯没有折青居那样的斜坡,徐年犯了难。

    越棠笑了笑,温声道:“你先去找柳含章,他那边还有人。”

    徐年应了一声,看到走廊尽头似乎是徐岁,便放心地先上了楼。

    尽头的小厮进了旁的雅间,不是徐岁。

    越棠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徐年二人 ,却先等到了段英和薛二。

    看到越棠,注意到他身边没有旁人,薛二顿时不再忍着,冷笑了一声:“可真巧。”

    段英看着越棠,饶有兴趣地轻飘飘道:“殿下也来了?”

    越棠看到薛二和段英,他沉默了一会儿。

    最后,越棠慢慢弯了弯眼睛,笑了一下,道:“真巧。”

    还真碰到了这两人。

    徐年还在二楼找不知道去了哪处的柳含章,徐岁去了三楼,而此刻楼梯边没有旁人。

    楼下琉璃碰撞的叮当碎响隐隐约约飘过来。

    越棠看了眼楼下,抬眸看了一眼段英,便站了起来。

    段英和薛二均是一愣。

    段英有些震惊:“你的腿好好的?”

    他忽然饶有兴致地笑了一下:“清晏殿下知道她宠爱的小东西那么会骗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