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燃 作品

18、救赎剧本十八章

    越棠看向门内的沈觅。

    穿着深衣的少女明显是从睡梦中被惊醒,此时却镇定自若地品茶。

    沈觅手指搭在茶盏上,颇为闲适地笑了一下,偏过头去和一旁的云霏说着什么。

    面前的刺杀仿佛一场儿戏,她连神情都没有变化过一点。

    门外守着的黑衣人两柄长刀织就滴水不漏的防守,将正前方的箭矢尽数阻挡下来。

    没有人注意到尸体间的这道利刃。

    越棠没有动作。

    月光下澈,折青居中更明亮了些,光影错乱斑驳,透过松柏的月光被打碎洒在越棠侧脸,辨不清他的神情。

    尸体间的那只手轻轻动了一下。

    将机关按动到底时,这个无人注意的铁箭就会离弦。

    越棠垂下眸,将手放在轮椅两旁,再抬眸时,便直接驱动轮椅到门前。

    沈觅被声音吸引了注意,看到越棠,沈觅将茶杯放到一边,皱了一下眉。

    “小棠?”

    越棠衣衫凌乱,全然不见白日的端正雅致。

    沈觅起身走近了一些。

    她已经让云霏加了人手护在越棠厢房周围,他怎么出来了?

    沈觅还没来得急问出口,便见越棠扶着门扉,将完好的右腿踩在了地上,随即左腿随着落下。

    他身子摇晃了一下。

    “殿下小心!”

    沈觅一愣。

    越棠在他身前不到一步,他忽然朝着沈觅倾倒过去,挡在了她身前。

    沈觅下意识张开手臂接住他,一道破空之声乍响。

    她立即看过去。

    远处濒死的死士手臂无力垂下,一道弩.箭直直射过来。

    又一名黑衣高手出现,重剑往前一拦,弩.箭直接被拦住去向,斜擦着剑身没入石阶下的泥土中。

    越棠扑在她身前,沈觅立即接稳了他,被忽然而来的冲劲往后带了两步,云霏连忙在沈觅身后扶了一把。

    不远处的死士被尽数制住,黑衣卫很快过来清扫院中的尸身。

    沈觅抱着越棠,瞬间懵了一下。

    越棠这是……

    替她挡箭?

    沈觅早就习惯北朝时不时的刺杀,她身边的侍卫和高手更是习惯。

    越棠还那么小,沈觅根本没想让他接触到北朝的事。

    遇到夜袭,越棠在房中睡觉就足够了,反正没人能靠近得了这几间寝室。

    小越棠却出来了,还想为她挡箭?

    沈觅还没来得及有别的情绪,就见怀中越棠额上出了几滴冷汗。

    越棠的腿还没恢复。

    沈觅立时将别的事情都丢到一边,直接将越棠抱起来往房中去。

    屏风旁边是一方软榻,沈觅急忙小心将越棠放上去。

    云霏跟过来,沈觅连忙道:“去请大夫!”

    越棠躺在塌上缓过了一口气。

    小腿的刺痛也慢慢平息下来。

    他看了看门边出现的两名黑衣高手,那两人只停留了片刻,便又隐退到暗处。

    尚且不知沈觅身边实时跟着几名这样的高手。

    越棠看到沈觅焦急的神情,抬手扯了扯她袖口。

    沈觅立即顿下身,皱着眉问:“腿怎么样?”

    小少年脸色白了一些,却轻轻弯了一下眉眼。

    “就疼了一下,小棠没事。”

    沈觅不太相信。

    越棠扯着她衣袖晃了一下。

    外面清洗院落的声音大了一些,越棠的音色又清又冽,声线却带着南朝特有的软糯,在嘈杂中便如淙淙的溪流,舒缓又清晰。

    “真的没事,殿下不要担心。”

    沈觅心情有些复杂。

    她淡定是因为前世经历地多了,她清楚自己身边的防守水平应付小场面如同吃饭喝水,可是她身边的高手还从未出现在人前过。

    越棠不可能知道她身边究竟有多强的防守。

    万一挡不住那支箭呢?

    沈觅深深呼吸了一下。

    越棠仰头看着她,笑意盈盈。

    “还好殿下没事,就是小棠大惊小怪了。”

    看到越棠此时完全不在意方才挡箭的模样,沈觅忽然有些生气。

    “腿还没好这个时候出来做什么?不知道危险吗?就不担心你自己会没命吗?”

    一连串问题砸过来,越棠却只笑着看她。

    沈觅气也没办法气。

    云霏看着越棠的目光缓和了些,抬手戳了戳沈觅手臂。

    “殿下,大夫还请吗?”

    “请。”

    “殿下,真的不用了。”

    沈觅和越棠同时出声,越棠笑着看她:“小棠真的没事,就不用再麻烦了。”

    沈觅没有应声,她脸色并不算好看。

    越棠有些茫然,他拉着沈觅的衣袖没有放手,软着嗓音问:“殿下生小棠的气了吗?”

    见越棠确实没有忍痛的模样,沈觅皱着眉先放云霏去外面处理这次夜袭,随后便索性搬来一方矮木凳坐到越棠身边。

    她今日非要好好告诉越棠,他的安全同样重要。

    看着越棠,沈觅面无表情,神情丝毫没有软下,反问道:“我生什么气?”

    越棠笑了一下。

    “那殿下不生气就好。”

    “……”

    沈觅难得被小越棠噎了一下。

    看着沈觅,越棠笑容更大了一些。

    沈觅对着现在的越棠也说不来重话,越棠手中还拉着沈觅的衣袖。

    他轻轻晃了晃。

    “小棠知道殿下想说什么。”

    越棠神情认真又真诚:“可是小棠不能看到殿下陷入危险什么也不做。”

    沈觅没有说话。

    越棠继续道:“就算知道小棠没什么用,可下次看到,小棠还是会这样做。”

    沈觅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越棠声音轻柔,他说话也向来都是有些温吞,和风细雨地,从来不会让人不舒服。

    听着小越棠的话,沈觅难得沉默了一会儿。

    她垂下眸去看他。

    越棠模样生得极好,有些昏暗的光线下,他带着淡淡的笑,神色略带坚持,整个人都好看地不像话。

    他也不是一味在她面前妥协,偏偏在这样的事情上坚持,让沈觅心里又觉得心疼又觉得难受。

    谁的命都是命,都很重要。

    越棠他如今这样纯净又可爱,沈觅忍不住去想了一下前世的越棠。

    冷漠、残忍。

    他怎么会变成那样。

    回过神,沈觅看着越棠,什么重话也说不出,心底的怜惜压过了原本盘桓不下的犹疑。

    沈觅回手握住他的手,轻声道:“小棠,你得学会爱惜爱惜自己。”

    越棠僵了一瞬。

    他低着头,柔顺地“嗯”了一声。

    -

    这次夜袭对于沈觅来说确实不算什么大事。

    等到第二日一早,门外除了有几支翠竹折断换了新的之外,完全看不出任何打斗过的痕迹。

    山长听说了此事,专程过来仔细询问了好一会儿,确认沈觅妥善送了那些死士回丽阳,才放下心。

    折青居位置偏,昨日并没有多少人知晓此事,普通学子一早起来照常上课,而家中有些权势的,却从各自的途经里得知了这次刺杀。

    甲字书斋中来了几个学子代表各自家族送上问候礼,沈觅在正厅中喝了一上午茶,才将这些人全部应付过去。

    柳含章送完便半路从人群中溜出去,熟门熟路去找越棠。

    和往日一样,柳含章推着越棠去折青居外,在院外的一片溪流前晒太阳闲聊。

    “昨晚夜袭你应该也看到了吧?怎么样,危险吗?我看着殿下似乎完全没放在心上。”

    柳含章好奇。

    越棠道:“殿下身边守卫森严,昨日的刺杀并不算危险。”

    柳含章点头。

    “我猜也是。之前在丽阳,殿下也遇到过几次危险,非但没出一点事,反而抓出来的对殿下不满的人都倒了大霉。”

    越棠伸出手,拂下了一旁花瓣上的露水,花瓣舒展开来,他不着痕迹地引着柳含章往下说:“这种事居然还不止一次?”

    “可不是嘛,殿下虽然受宠,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信服殿下。”

    柳含章叹一口气,道:“我们北朝不像南朝还有几个皇子夺嫡,皇室中只有清晏殿下和刚六岁的二皇子,二皇子身体也不好,陛下今年年纪也大了……”

    柳含章忽然发觉自己扯远了,还又在殿下门前说她的事,立即捂上嘴,看到越棠专心在挑花枝,稍稍放下了心。

    越棠不动声色记下了。

    柳含章顺着他的手去看,道:“这枝花开得不错,我去折下来?”

    柳含章话音刚落,越棠便见对面小路上走来的段英和薛二。

    越棠淡淡撇过眼。

    段英看到越棠,走近了后,挑了挑眉。

    “越棠?”

    旁边就是折青居,柳含章不屑道:“知道这是哪儿吗?”

    段英嗤笑一声,“清晏殿下的折青院,你当我眼瞎吗?”

    “知道就好。”

    柳含章哼了一声。

    段英含笑道:“你以为我见到越棠就会欺负他?”

    柳含章正要说话,越棠拉了一下他的袖口。

    “走吧。”

    柳含章瞪大了眼。

    如今有清晏殿下护着,为什么不欺负回去?

    段英笑着摇摇头。

    “越棠这样才有点自知之明。”

    柳含章皱了皱眉。

    “不清不楚地作为什么东西跟在人身边,越棠心里清楚,柳含章你就别给他添麻烦了。”

    因为越棠备受沈觅偏爱,书院中甚至流传出一些胡言乱语。

    说什么的都有,都不是什么好话。

    柳含章和越棠相熟,也稍微能和沈觅说上话,他一听段英在越棠面前胡说,脸色一变,顿时气得挣开越棠,就要往前要和段英动手。

    越棠皱眉道:“柳含章。”

    柳含章怒道:“他们一直都怎么说你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越棠始终没有看柳含章一眼,耐心道:“我知道,你不需要插手。”

    柳含章红起了脸,“咱们关系不错吧,我为什么不能插手?他们那么说你!”

    段英环胸看着柳含章,凉凉道:“越棠让你别多管闲事,你先让开,我有话和他说。”

    越棠并不打算理会段英,对柳含章道:“我们回去。”

    段英抓住轮椅的一边,冲跟在后面的薛二道:“薛二,你将三殿下让带给清晏殿下的东西拿给柳含章,我来找越棠解答一下我近日听来的一个传闻。”

    薛二并不多问,他轻蔑地看了眼越棠,便带着身后抱着礼品的侍卫往折青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