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燃 作品

15、救赎剧本十五集

    越棠看着终于不用淋雨的鹦鹉,沉默了一会儿,笑着说道:“父亲这样说,肯定是我们不懂的。小棠如今每日都很轻松。”

    大公子羡慕道:“父亲对你真好。”

    进了楼阁,大公子脱去外面的衣衫,搭到一旁的椅子上,道:“我换身衣裳,小棠等我一会儿。”

    侍从放下手中原本的东西,有的拿着布巾给他擦头发,有的立即捧过来斗篷,有的端来手炉,众人纷纷随着大公子去往另一个房间,留下妇人和越棠在门边。

    妇人看到大公子后脸上绽出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消失,转身看着越棠,道:“小公子,大公子把你当成亲兄弟来看,你也记着点,要懂得报恩。”

    妇人又嘟囔了句:“大公子这样让人喜欢,你就不能学着点吗?”

    越棠沉默了一会儿。

    学着点儿。

    他慢慢抿出一个和大公子相似的笑容,努力露出开心的样子,听话地点头,“记得了。父亲和母亲的恩情,兄长的照顾,我都会牢记在心。”

    妇人终于满意地离开。

    越棠站在又空无一人的厅堂中。

    还是早春,湿透的衣袖浸湿了他身侧的衣料,冷意直直侵到身体每一处。

    他隔着门扉看门边的鹦鹉,眼睛偶尔眨动一下。

    沈觅站在一旁,呼吸放得很轻。

    她看到越棠眼睛慢慢水润起来,眼底渐渐泛起一点水光,挂在睫毛上。

    大公子很快出来,朝着越棠招手。

    越棠一眨眼,眼中便只有笑意,他立即扬起开心的笑容,快步朝着大公子走过去。

    沈觅眼前忽然化为一片涟漪,眼前光景变化,最终沉浸到昏暗中。

    睁开眼,沈觅看向屋内的漏刻,时间一致,刚过去半个时辰。

    房中暖意包裹着身体,窗外阳光明媚,沈觅总觉得全身湿漉漉地,还在那个江南烟雨天里出不来。

    湿冷的感觉从心底侵袭开来,将人的情绪都压地很低。

    让人透不过气。

    阴暗,潮湿,又冰冷。

    亲身在越棠身边经历一遍他的过去,那种密不透风的压抑久久萦绕在心头不散。

    沈觅深深呼吸了几下,才慢慢把这情绪压下去。

    看似光鲜亮丽的世家养子,却如笼中的鹦鹉,听话是唯一的准则。

    什么算善意,什么算对他好。

    为什么不让越棠一起听课,他和兄长那样相似,大公子性情开朗为人也不错,越棠为什么还会杀父杀兄。

    担心给人添麻烦,只能用自己的衣袖在春寒里为一只鹦鹉挡雨,这样的小越棠,怎么也不像是会杀父杀兄的人。

    沈觅仰面躺倒在床上,将这情绪压下去。

    调整了大半天,沈觅才完全从低沉的情绪中恢复过来。

    天色已经有些暗下,小厨房中炊烟升起。

    沈觅拿起兑换来的药膏,起身便往越棠房中走去。

    门边的面生小厮守着,见到沈觅,立即行了一个礼。

    门开后,绕过屏风,床边的越棠正在灯下看书。

    十一岁的越棠比八岁的越棠长开了一点,五官更精致了些,暖色的光晕将他浓长的睫羽投影在眼下,眼瞳轻轻转动一下,便带动长睫轻颤。

    察觉到沈觅过来,越棠抬眼,漆黑的眸色平静而柔和,柔软地仿佛从未有过坎坷。

    “殿下。”

    搬来一个凳子,沈觅坐到床边,扫开低沉,提起精神,温声问道:“换药了吗?”

    越棠摇了摇头。

    “还没有。”

    小少年极为乖巧。

    他安安静静的样子,立即就让沈觅想起他在慕容家时,一点点被打磨地乖巧听话。

    沈觅沉默了片刻,拿出兑换来的药,道:“用这瓶药膏,恢复可以快一些,等你的腿好了,才能去上课。”

    别人都讨厌的上课,却也是越棠曾经求不来的机会。

    越棠看着沈觅放下的小瓷瓶,纯白的小罐子,用木塞塞着,他点了点头,接过来药膏。

    手指擦过木塞,将瓷瓶握在手中。

    越棠抬手将散开的一缕发丝撩开,手指凑近颊边,他不着痕迹地嗅了一下碰过瓶塞的手指。

    没有问题。

    却是他没有见过的灵药。

    又为他大费周章。

    越棠有些失神。

    他的手一抬起,衣袖就沿着小臂滑下一截。

    越棠肤色很白,上面发褐的暗沉伤痕就格外明显。

    沈觅蹙了蹙眉。

    找系统又兑换了一瓶便宜些的去这些疤痕的药膏,沈觅将这瓶药一并放到桌上。

    “这些疤痕,也都去掉吧。”

    越棠看着这一瓶祛疤痕的药膏,他愣了愣。

    眉心微蹙,他有些疑惑,道:“早就好了,伤痕也会慢慢消失的……殿下不必费心。”

    越棠抿了抿唇,小声道:“况且,留着也没什么。”

    沈觅看着他,小少年眸光澄澈,一如既往不染杂尘。

    他如今的性子和过去那时差不多,只是更加听话乖巧了。

    沈觅轻轻叹了一口气。

    她彻底心软下来。

    沈觅看着越棠,最后只轻声道:“小棠,都过去了。”

    小少年定定看着她,慢慢笑了一下,眉眼轻轻弯起。

    “小棠知道,会往前看的。”

    沈觅玉白的手指搭在长几上,一旁就是他没有动过一下的南朝糕点。

    看着这盘糕点,越棠熟练地压下不该有的情绪。

    他的未来,梦境在慢慢告诉他。

    沈觅注意到这盘没有动过的糕点,轻轻蹙了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