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燃 作品

15、救赎剧本十五集

    沈觅闭上眼睛,眼前先是一片昏暗,等到暗色如迷雾退去,她面前渐渐出现一片园林。

    亭台楼阁,假山水榭,一步一景,面前是一座古朴雅致的江南样式府邸。

    这应当就是南朝慕容府。

    一行侍女着绫罗绸缎从小路尽头走来,有说有笑着,直接穿过沈觅,便往另一边去。

    这是过去的场景重现。

    沈觅颇为神奇地慢慢摸了摸身旁的假山,手指直接穿透过去。

    系统提醒道:“越棠八岁这一年的权限都已经开启,每日只能看半个时辰,看哪天随便你挑。”

    每次能看到多少信息,就像开盲盒一样,全凭运气。

    “不能直接定位到重要时期吗,就像考试划重点一样?”

    系统:“……人生难道是按重点过的吗!不许再给我加工作量!”

    惹炸了系统,沈觅笑眯眯带过这个话题,她本来也只是随口问了问。

    越棠在南朝的过往被藏得很紧,要是真能定位,就算亲眼看了,也不一定能全面了解来龙去脉。

    和系统胡扯了两句,沈觅在园子中沿着一条路随便走着,条条曲径景致优美,又找了一会儿,天色却忽然昏暗起来。

    旁边有一座楼阁,沈觅走近了些,便看到屋檐下站着一个小孩儿。

    小孩子穿着月白色锦衣,乌发黑眸,漂亮地像是刚从画上走出来。

    细雨纷扬而下,屋檐下放着一个巴掌大的鸟笼,里面一只绿毛鹦鹉扑闪着翅膀,却怎么也没有空间展翅。

    雨水沿着黛色瓦片低落,砸到鸟笼中,鹦鹉猛地开始扑腾,粗哑的嗓音叫起来:“棠、棠……”

    八岁的小越棠环视了一圈,周围看不到旁人,视线落回笼中鹦鹉,他犹豫了下。

    沈觅走近了些,看到这只鹦鹉,皱了皱眉。

    这样小的笼子,鹦鹉困在其中无法动弹,又被放在屋檐下被水滴一滴一滴砸着。

    有人这样对待一只鹦鹉?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

    小越棠忽然弯下身,探出衣袖遮挡在了鸟笼上方。

    不再被雨水砸着,鹦鹉安静下来,拢着翅膀缩在鸟笼中不再动弹。

    衣袖很快湿透,越棠小心地将手臂往下垂,让雨水滴落到外面,不要浸湿洁净干燥的石阶。

    直接把笼子拎到屋檐下避雨不更好吗?

    沈觅和越棠并排蹲着,拧着眉继续往下看。

    旁边小阁楼出来一个妇人,看到越棠,略尖锐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这鹦鹉不听话,大夫人吩咐把它搁在外面好好教训一下,说了不让人碰它,你没听到吗?小公子,你为什么也总是不听话?”

    沈觅清楚地看到,越棠僵了一下。

    妇人走近了些,看到越棠湿透的衣袖,皱紧了眉。

    “不是让你待在里面吗,你出来做什么?衣裳都湿透了,弄湿了地面还要人拿棉布一点点擦干净。小公子可以乖一点,让人省点心,不要为难奴婢们吗?”

    越棠直起身子,看着妇人,沈觅看到他袖口中的手捏紧了又松开。

    他轻声道:“抱歉。”

    妇人皱着眉,看着他被打湿的衣袖,水滴尚未滴到地上,她直接上前将他衣袖拧去雨水,道:“小公子你不要弄湿地上和别的地方,大夫人和老爷对你那么好,不求别的,只要你听话一点就够了。”

    越棠垂着眸,小声道:“我会听话的。”

    妇人还想说什么,看到越棠柔顺的模样,脸上划过不耐。

    “奴婢只是提点,小公子得记着,老爷夫人废了好一番力气才让你上了族谱,一家人都对你很好,你也该满足了吧,知足一点,不要总给人添麻烦。”

    越棠一懵,漂亮的眼睛顿住好一会儿,才轻颤着眨了一下。

    他讷讷张了张口,最后什么没说,只乖乖点头。

    沈觅皱紧眉。

    他这年才八岁,已经足够安静乖顺了。

    可是想要打压一个人,有什么不能说。

    不远处的小径尽头忽然走来一群人,一个和越棠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健步走来,身旁仆侍撑伞的撑伞,拿东西的拿东西,一群人浩浩荡荡而来。

    小孩子穿着和越棠一样的月白锦衣,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远远看到越棠,随即兴奋地招手。

    “小棠!我散学回来了!”

    妇人也笑了,朝着小孩子招手:“大公子快过来,大夫人让人为你和小公子煮了姜汤,快进去暖一暖。”

    越棠看到大公子,眼睛立即亮了亮。

    “兄长。”

    越棠是养子,和大公子两人却有几分相似,穿着同样的衣服,不仔细看面容,只远远看着,两人宛如孪生。

    大公子大步走过来,一看到越棠就笑了出来,眉眼弯成月牙,眼瞳清澈又阳光,让人忍不住也跟着他笑起来。

    “小棠,我今日学到了一个可有趣的戏法,去我那里我教你!”

    越棠笑着点头。

    大公子一进来,周围人阖上伞,石阶湿了一大片,溅到屋内一片泥点。

    越棠看到满地泥泞,顿了一瞬,随后只抬眸笑着道:“兄长辛苦了。”

    大公子摆了摆手,道:“我倒是想让你一起去上课,你也去听听那些之乎者也有多无聊,可是父亲说你要和我学不一样的,真是不明白。”

    不等越棠回答,大公子看到笼子和鹦鹉,皱眉道:“把它拿上来。”

    一个小厮立即将小笼子拿上台阶,湿透的鹦鹉缩在笼子中,一动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