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燃 作品

13、救赎剧本十三集

    顾微澜话音落下,便掩着口鼻咳了两声,脸色更难看了些。

    沈觅来这里最主要的目的确实是为了越棠。

    顾微澜一开始主动提起了,沈觅却不打算顺着他的话来。

    视线扫过周围,沈觅抬眸看着顾微澜,起唇角,温声道:“本宫先请教三殿下一个问题。”

    顾微澜一怔,也笑了一下,道:“清晏殿下请讲。”

    沈觅淡道:“三殿下可是觉得本宫身边侍卫太过无能?”

    顾微澜正要斟茶的手顿了一下,他抬眸,皱眉道:“殿下这是什么意思?”

    沈觅轻轻笑了一下。

    “三殿下特地让人帮着盘查小棠,应当是本宫的侍卫太过愚笨,让殿下看不过去。”

    顾微澜眉头皱地更紧了些。

    “发生了何事?”

    沈觅轻轻挑高了眉。

    顾微澜不知情?

    看到沈觅似笑非笑的神色,顾微澜几乎没有血色的薄唇抿紧了一些,他抬手召来一个小厮,询问清楚了昨日发生的事情。

    顾微澜眼睛睁大了些,“小棠的腿断了?”

    拧紧眉,顾微澜转过半边身子,嗓音有些沉,“我这几日昏睡,魏统领谋害皇子伴读,违逆我命令,让他自断一臂一足。”

    沈觅听着顾微澜下令,只低头整理了一下衣袖。

    顾微澜看到沈觅神色,面色微苦,叹了一口气,“小棠这次若不能恢复完全,一辈子的仕途都毁了。澜与小棠虽不亲近,却也绝不会让人对他下这样的重手。我自幼体弱,幸与几位名医相熟,今日便修书请来救治。”

    当下朝堂还是只许健康健全的人入朝,若越棠留下跛足的缺陷,他科举入仕便直接没了可能。

    若没有系统,沈觅不可能保持这样的平静。

    沈觅客气道:“三殿下不必麻烦,本宫已经让人去请了。本宫昨日一早便禀明山长,今后越棠便留在折青院,今日刚好也来告知殿下一声。”

    只是告知,不是商议。

    该说的话都已经说完,沈觅理好了衣袖,抬眸看着顾微澜。

    顾微澜怔了一瞬,“殿下竟对小棠这样喜爱。”

    他笑容微苦:“澜这几日病重,听闻殿下前来,便到门外相迎,也是不想殿下对澜有什么误会,不过,如今看来,殿下已然有了不喜。”

    顾微澜的话暗含越棠不对。

    沈觅神色淡淡,她不想接着顾微澜的话多说什么,也不想从他口中得知有关越棠的事情。

    越棠身上的伤,总不可能是他自己弄出来的。

    前世因为主线任务,她只能搅在南朝这滩浑水里面,这一世她可以随心所欲,除了越棠,沈觅不想过多和南朝事掺和在一起。

    已经对南朝质子说完该说的,日后南朝再有人来打搅越棠,沈觅便不会再交由南朝处理。

    算着从早上出来,到和顾微澜把话说完,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

    越棠也该醒了。

    沈觅正要起身,脑中系统忽然发来一条通知。

    “恭喜宿主,亲密值大幅增涨。”

    沈觅愣住。

    她和越棠的亲密度涨了?

    因为这件事,亲密度不该下降吗?

    沈觅心中骤然有些受宠若惊。

    眼下还是在听涛院,不方便和系统交流,沈觅站起身,顾微澜拧眉,张口想要说什么,门外忽然传来一声通报——

    “云霏、越棠求见二位殿下。”

    顾微澜轻轻抿了抿唇,忽然慢慢笑了一下,全身懒散下来,向后慢慢倚靠过去。

    他低眸慢悠悠品了一口茶。

    放弃再和沈觅说什么,淡淡道:“请进来吧。”

    门外两个小厮搀扶着越棠,云霏走在前面,看到越棠,沈觅皱了皱眉。

    昨日刚上了夹板,他不该随意出门的。

    二人正要行礼,沈觅起身过去,皱眉道:“免了。”

    顾微澜也散漫随着做了个免礼的手势。

    越棠面色还有些苍白,往日柔润的肌肤失了血色,便衬得眸色更深,一看到沈觅,越棠便轻轻弯起一点唇角。

    “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