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燃 作品

11、救赎剧本十一集

    越棠抬起一只手,最近的那点萤火还没等他靠近,便俶尔飘远。

    沈觅脚步如同被黏住一般,抬脚如挪万钧。

    越棠放下手,垂眸看着地上的左腿。

    看到沈觅,黑衣卫跪了一地,灰衣侍卫行了一个南朝礼,恭敬地退到中央灰衣高手身后。

    望着越棠,沈觅呼吸都有些艰难。

    越棠的腿。

    沈觅唇瓣颤了颤。

    她是想好好护着一个人的。

    余光看到正要打开药箱的医者,沈觅连忙走近了两步,正要请医者尽快去为越棠治疗,却见越棠抬眸正看着她。

    他只静静看着她,没有说话。

    小少年往常见到她,总是笑着的,漂亮地像是从画上走出来的精灵,总是满眼孺慕满心依赖,或许他觉得她是真心对他好的。

    他甚少这样安静地看她。

    沈觅声音哽在喉头。

    她的人在查他。

    怀疑他。

    明明说过会信他的。

    沈觅感觉和越棠对视的这一小会儿,大概过了很久,可实际上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

    沈觅不知道这几个呼吸越棠想了什么,他什么都没有说,眼眶也没有红,只慢慢抿出一个笑容。

    眼睛微弯,却看不到任何开心。

    “小棠感激殿下这些时日的关切,打扰殿下太久,小棠该回去了。”

    他一说话,嗓音却是带着细细的颤。

    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难过,向来红润的嘴唇也褪了颜色,如同一个雪堆成的人,脆弱地好似一碰就要没了。

    沈觅立即摇头。

    目光掠过碎开的木雕,想到越棠曾在隔间询问她的喜好,沈觅一时间说不出话。

    雕木需要花费很多功夫。

    从不会开始学,不知道要用多久、花费多少心思,才能刻出这样活灵活现的折青院,他还捉来充当灯光的萤火虫。

    很可爱。

    越棠做得很用心。

    却毁在了对他的猜疑上。

    甚至……他又是一身的伤。

    沈觅的视线黏在他腿上。

    一瞬间愧疚和懊恼几乎要将她淹没。

    她立即走近过去,灰衣高手忽然朝着沈觅拱了拱手,道:“越棠平日不安分,见到殿下对他有疑,在下虽为南朝人,也定会鼎力相助。”

    沈觅脸色有些沉。

    她冷眼横扫过去,“让开。”

    少女眸光锋芒毕露,冷意冰凉如刀锋。

    灰衣高手一愣。

    沈觅直接绕过他走到越棠面前。

    越棠看着她,却只是笑了一下,便低下头,对灰衣高手道:“请魏统领带我回……”

    “先去看伤。”

    沈觅打断,越棠没有再说话,只沉默着。

    沈觅心底犹如被一排细细密密的小针刺过,说不出的难受。

    任谁被怀疑、被误会、四面举目无亲,都会难过到不行。

    越棠放弃去和魏统领交谈,转而低声对沈觅轻轻地认真道:“拜托殿下,将我送回听涛院吧。”

    他说话时,终于抬眼看着沈觅,漆黑的眼睛努力弯了弯,语气轻松。

    可是,怎么可能再让他回听涛院。

    薛二、段英的态度,这些侍卫的狠手,还有那位不曾出现过的三殿下。

    哪一点能让人放心。

    可沈觅看着他的腿,顿时觉得说什么都无力起来。

    跟上来的云霏愣在原地。

    医者走进过来,先检查了越棠的伤腿,固定好后,沈觅不假他人手,自己小心将越棠抱起来。

    越棠挣了一下,挣脱不开。

    抱起越棠后,沈觅才能清楚地看到他的神情。

    越棠咬破了下唇,额头沁着冷汗,却垂着眸始终不看她。

    沈觅神情黯了一下。

    这下好了。

    可是断腿之仇,别说亲密度了,越棠今后还愿不愿意再对她真心笑一笑都不好说了。

    江校尉愧疚道:“请殿下责罚!”

    沈觅只淡淡道:“小棠的腿,谁伤的?”

    她冷冷扫视一周,黑衣卫皆低头不敢说话,对面的灰衣侍卫却是不怎么在意的模样。

    南朝的魏统领声音低沉,道:“殿下既然怀疑越棠,何必追问?他若有异心,便是废了这条腿也赎不了罪。”

    沈觅立即深吸了一口气。

    越棠的腿事大,先不要纠缠,暂且不要纠缠。

    冷静,她要冷静。

    心底窜起的怒火压也压不住,沈觅冷冷弯了弯唇角:“是魏统领动的手?”

    江校尉愧道:“是属下和魏统领交手时,没能避开越小公子,刀背敲在了越小公子腿上。”

    江校尉用剑,用刀的是魏统领。

    沈觅记下了。

    越棠靠在她肩头,渐渐昏沉起来,沈觅不再拖,直接道:“越棠继续留在折青居。”

    “魏统领还不回去,也要本宫留下你吗?”

    沈觅的语气中听不出怒气,可是一字一句满是讥讽。

    “麻烦魏统领回去通报三殿下,明日本宫前去看望。”

    沈觅最后丢下一句话,便抱着越棠回了厢房。

    小少年闭着眼睛,昏昏沉沉地靠在沈觅身上。

    等到将他小心放平在床上,沈觅已然出了几滴汗。

    越棠呼吸很细,苍白的唇瓣又被咬破的鲜血染红,眉心轻轻蹙着。

    看着不知是清醒还是昏迷的越棠,沈觅全身都极为不自在。

    这次真是……

    医者很快进来,有条不紊地吩咐人去端热水、准备木板等他匆忙没能带来的物件。

    沈觅在一旁先拿着热毛巾轻轻擦拭干净小少年脸上的血迹。

    热水浸透睫毛,结成一缕一缕贴在眼下。

    被这动静惊醒,越棠长睫颤了颤,眼帘慢慢掀开。

    漆黑莹润的眼瞳还是如往日一般清澈,映着沈觅的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