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燃 作品

7、救赎剧本第七集

    越棠怔了一下,漂亮的眼睛茫然了一瞬,随后似乎明白了沈觅的意思,眼睛蓦然睁大了些。

    他着急起来,连忙摇头解释:“殿下,我只是、只是……”

    沈觅看着他没能继续忍住,眉眼一弯,便笑了出来。

    “说笑罢了,日后不要再向别人交代你做的事情。”

    看出沈觅在逗他,越棠一愣,有些委屈地看着她,却还是软下来,乖乖点头。

    小少年软软地任她欺负,沈觅看着他忍不住又笑了一下。

    小越棠太可爱了。

    沈觅抬手揉了一把他的长发。

    他梳地整齐的长发被沈觅揉地凌乱散开几缕。

    掌心下的触感柔软又顺滑,毛茸茸地,像极了一只乖到不行的猫咪。

    越棠任她揉乱,唇角扬了扬,沈觅手移开后,他才慢慢整理整齐周正。

    到了书斋前,越棠快走了两步到沈觅身前,小少年笔直站在她面前,道:“殿下,小棠的仪容可整理好了?”

    他自小在南朝吴地长大,来到北朝说南北统一的官话,约莫是很少同人交流,口音还带着一点吴地的味道,又软又糯,乖巧极了。

    人啊,总是想要更多。

    越棠本来怕她,如今也会满是希冀地看着她,主动向她提问、软着嗓子撒娇。

    沈觅笑着替他将颊边没顾及的一缕的碎发归到脑后,指尖无意间碰到他的脸颊,指腹下触感柔嫩,小少年肤色雪白,薄薄一层皮肤下透出淡淡的粉色。

    沈觅怔了一下,收回手,后退一步看了看。

    红衣少年眉目精致,带着亲近的笑意。

    前世好像也曾这样不小心碰到过越棠。

    大概是在两朝开战之前,越棠还没有夺下南朝权柄那时,她跑去偏远的南越刷任务,恰好遇上了收兵的越棠。

    当初沈觅救过越棠一次,又随口嘱咐暗卫照看他安危,南越那次见面,越棠倒是对她十分客气,闲暇时间还来帮她去找支线任务目标。

    等到完成南越支线任务,沈觅准备分道扬镳回北朝,越棠礼节性地从军营中出来送她。

    正值海棠花开,越棠站在海棠树下,红衣少年长身玉立,几乎比满树繁花还要灼人眼目。

    一片海棠花瓣飘下,直往越棠眼睛下坠,沈觅抬手去挡,而越棠恰往一侧偏头去避这花瓣,沈觅的手指便将花瓣直接戳上了越棠的脸颊。

    力道不小,留下了极为显眼的一块红印。

    沈觅当即心虚起来。

    越棠垂眸看着她,向来平静到似乎没有情绪的少年却只极轻地笑了一下。

    那个时候,沈觅怎么也没想过,再次听到越棠的消息便是他几乎屠了半个南都,彻底成为残暴反派boss,走上自毁的绝路。

    这一世的越棠,沈觅觉得,他可以避开前世。

    没有无缘无故的黑化,前世南朝错综复杂,她所知不多,这一世她作为北朝大公主,至少有能力护住他免受摧折,把选择交到他自己手上。

    不到不得已,沈觅不会干涉他的任何选择。

    尽管沈觅的任务是要避免越棠步前世后尘,但是她从来没想过要限制他的未来。

    回过神,面前的越棠笑眼弯弯,比前世任何时候都要明媚开朗。

    沈觅忍不住放柔了声音,道:“好了。”

    越棠笑容又甜又软,轻快道:“小棠多谢殿下!”

    沈觅想了想,还是不放心地多嘱咐了一句:“早点回来。”

    越棠应了一声。

    目送越棠进了书斋,沈觅慢悠悠往折青居走。

    白日西斜,越棠朝着书斋走过去,他抬起手,正要去擦沈觅碰到的地方。

    手指将将触到,忽然长睫一敛,转而将手放下,越棠眼神和往日一般,平静如同没有一丝裂纹的冰面。

    今日或许有一瞬间的失神,那也只是因为沈觅太出乎他的预料。

    不过是被沈觅碰了一下,这没有什么,他不应该有多余的在意。

    时间久了定会发现,沈觅和曾经那些可怜他的人不会有什么不同。

    最终都会索走想要的报酬。

    他只是暂时看不透她而已。

    -

    晚上,越棠终于能够在正常时间回到折青居,衣衫整洁,带来的书籍也平整干净。

    沈觅看他回来后的轻松模样放下了心。

    如今沈觅刚来书院几日,身边人还都是山长拨来的,她自己的人还在赶来的路上。

    不必去上课,也没有人再欺负越棠,沈觅成日懒散地在院子中晒太阳,偶尔亲自去为越棠换药,看着他的伤口慢慢结痂、好转,身上的大大小小淤青也有了或多或少的恢复,但是疤痕还是盘踞在身上。

    层层交错,不知道是积累了多久的陈旧伤痕。

    好些暗沉的旧伤,怕是在来北朝之前就带着了。

    年纪这样小,身上的伤痕却多得夸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