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燃 作品

30、没有剧情的一章

    殿门敞开, 原本不流通的空气如今有了一个口子,浓郁的熏香如浪潮一般奔涌而出。

    煮茶的女子眉眼冷冽,唇色艳红。

    青年越棠站在门边, 门外的黯淡宫灯将他的影子拉得极长, 随着摇曳的灯光一同投在空旷的殿堂之中。

    沈觅脸颊上又划过一滴汗水, 沿着下颌滴下,砸到矮几上。

    极轻微的“哒”的一声, 汗水四散溅开。

    青年越棠如梦初醒。

    殿中窗牖紧闭, 青年越棠踏入殿中,没有去看殿堂中央的艳丽女子一眼, 径直破开殿中所有封锁的牖窗。

    香气迫不及待地涌出, 新鲜的空气流入, 却只是聊胜于无。

    沈觅用手撑着桌面,手肘支撑住身体,冷眼看着。

    青年越棠开完窗, 却直接退出了殿门。

    硕大的雕花红木门扉再次被阖上,门外宫灯的微光透不进殿中, 能够放大一切的黑暗再次席卷而来。

    一片黑暗和沉静之中, 沈觅撑在桌上的手慢慢收紧, 她低垂下头颅, 呼吸越来越乱。

    等到殿门再次打开, 窗外乌云散去,明月吝啬地分给这处殿堂一点光芒。

    青年越棠关上隔扇门, 随手将又染了血的长剑放到一旁。

    沈觅再抬起头时,长睫也已经被汗水浸地湿漉,她眨了一下眼睛,瞳孔才重新聚起焦来。

    她面前的青年神色淡淡, 不知何时已经走近站在她身前。

    “沈觅。”

    这道嗓音清清冽冽,撕开了混沌的神志。

    越棠直接叫了她的名字。

    沈觅愣了一下。

    青年越棠坐到了她对面,淡淡道:“你这次没能挡住顾筵?”

    沈觅稳住气息,同样淡声道:“很可笑?”

    她嗓音略显冰凉:“卫州瘟疫,要和谈的是南朝,出尔反尔的也是南朝,越棠,你可真是好本事。”

    青年越棠长睫垂下,却没有说话。

    沈觅等不到回答,扶在矮几上的手越握越紧,指尖都成了熟透的红色。

    她忽然抬手捂住了眼睛,笑了一下,随即站起身,广袖毫不犹豫向一侧挥过去,矮几上的小炉茶具尽数被扫落。

    沈觅倾身靠近,她身上冷调的淡香浓稠起来,青年越棠神色淡淡。

    她将手按在他颈后,距离忽然拉得极近。

    殿中的熏香和另一道淡香斑驳起来,让人分不清。

    沈觅单膝跪上空荡的矮几,倾身靠近青年越棠,艳而烫的唇瓣直接贴上他的唇角,一触即分。

    青年越棠没有丝毫躲避,只平静地抬眸看她,眼神清醒而冷静。

    沈觅看着他的眼睛,将另一只手也环过他颈后,滚烫的手臂贴上冰凉的肌肤,沈觅手臂不自觉软了一下,随后立即用力收紧。

    她顺势靠近,直接吻上他的唇瓣。

    呼吸如同烙铁。

    青年越棠心跳一乱,忽然想要偏头,沈觅腾出一只手捏住他下颌,止住了他的动作。

    他身上冰凉,便如热油中蓦然出现一块浮冰。

    药是什么药,此时又是在做什么,接下来可能发生什么。

    都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

    沈觅手指忍不住越收越紧,捏地更用力了些,指甲都泛起苍白。

    滚烫的温度慢慢传递。

    温度传去,冰冷变得温热,滚烫得到清凉。

    应是好受了一丝,随后,沈觅稍稍分开了几指的距离。

    面前的青年越棠唇色更艳了些,唇角破了一个小口,正往外渗着血丝,而玉白的下颌上已经印上了鲜红的指印和泛白的指甲痕迹。

    他看着沈觅,眼神平静,仿佛毫无动容。

    沈觅重新靠近了过去,即将碰触之前,她淡声道:“张嘴。”

    青年越棠神色终于有了点变化。

    他极轻地皱了一下眉,眉心微蹙转瞬即逝。

    再次贴上之后,沈觅吻地深了些,便清晰地感觉到,越棠还是稍微分开了唇瓣齿关。

    她低声笑了一下。

    香气更加馥郁。

    这次不再止于单纯相贴,由沈觅任意施为,再次分开之时,呼吸都带上了热度。

    青年越棠呼吸乱了些,银丝拉长,从他唇角坠下。沈觅将身子完全越过矮几,全身重量压过去,越棠身子往后了些,随后被慢慢推下,仰面躺倒在地面上。

    沈觅距离极近,这样近的距离,声音也显地没那么冰冷。

    “你别紧张。”

    越棠眼神微凉。

    沈觅眸中却带了散漫的笑。

    随后更加纠缠扰人理智。

    越棠手放在身侧,手指扣紧身下羊毛地毯,直至指骨用力到泛白,始终不曾移动分毫。

    沈觅将手从他颈后移到身前,极烫的掌心贴上冰凉的肌肤,她更清醒了些。

    领口慢慢被扯开,沈觅挨着越棠身前,手指渐渐沿着冰凉移动,从身前触碰到腰间,最后到手臂。

    沈觅垂下眸,清醒中闪过淡淡的失望。

    越棠身上没有携带解药。

    他衣衫被褪到手臂之间,沈觅抬手捂住他的眼睛,另一只手取出一旁唯一没有翻倒的茶杯。

    里面还有着

    她方才就一直在煮的那壶茶水。

    沈觅将含了同种药物的茶水一点一点,慢慢渡到越棠口中。

    更加不休止的勾扯之间,沈觅手指拂在他喉间,指尖极轻地划在他脖颈间的肌肤上,一直等到指下滑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