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燃 作品

29、救赎剧本改编中

    冬日的寒风刺骨, 手炉的温度刚刚好,沈觅将手掌大小的鎏金小手炉拢在袖中,温暖沿着手臂一直蔓延往周身, 舒适的温热让浑身都放松了下来。

    平日里, 她入宫赴宴或者参与庆典, 往往都要等到深夜才能出宫。

    越棠要么等在皇宫门口,要么等在公主府中, 总有一个人在等她回去。

    皇宫中的寝殿沈觅许久未曾再去过, 她忽然发觉,今年的冬日似乎没有往年那么寒冷。

    出了宫门, 沈觅走到马车下, 越棠搀扶着顾微澜停在她三步之外。

    顾微澜全身大半重量都倚在越棠身上, 整个人昏昏沉沉。

    越棠看了一眼顾微澜,道:“殿下先回府吧,小棠将三殿下送回去。”

    沈觅皱了一下眉, 没有立刻答应。

    其实她并不是很想让越棠单独和顾微澜相处。

    蓦然被提及,顾微澜提起了一丝力气, 睁开眼睛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越棠。

    越棠当初还不到他肩膀, 如今已经比他还要高。

    少年原本稚嫩的五官轮廓也都已经有了青涩的棱角, 风华初显, 再不是曾经那个任人欺凌的小孩子。

    看来, 这五年里沈觅将越棠护地很好。

    顾微澜看着越棠,勾了勾唇角, 道:“是小棠啊。”

    越棠淡淡应了一声。

    沈觅正要再召来暗处的暗卫,顶替下越棠,却听顾微澜极为疲惫道:“这样回去也太过危险,殿下, 可以做个交易吗。”

    顾微澜不等沈觅拒绝,便直接道:“澜知道殿下不愿插手南朝之事,我将我知道的南朝人安插在北朝的暗桩告诉殿下可好?”

    沈觅笑了一下。

    当初南顾北沈划江而治,都想吞并对方一统天下。可惜百十年来,南北两朝几乎势均力敌,如今北朝守成,南朝激进又动荡,或许开战也只是早晚。

    这一世沈觅不必再去走剧情插手南朝事,她本不想理会顾微澜,但是一听到条件,沈觅微微一笑,听顾衡说完。

    南朝安插在北朝的暗桩。

    将来越棠还要在北朝生活一辈子,她要是能让北朝更加稳固,倒也不错。

    顾微澜气息微弱,连带着声音都越来越轻,他低声道:“丽阳六处,冀州一十三处。”

    寒夜中,只有公主府马车前的一盏灯笼照破黑暗。

    马车前的沈觅轮廓被阴影晕染地更深了些,昏暗的灯光下,她暖玉般的肌肤柔润地仿佛透出淡淡的光,眉眼线条清晰流畅,颜如舜华,国色天香。

    她神色淡淡,一双明眸噙着极浅的笑意,不为所动。

    还有。

    顾微澜等了一下,无奈地笑了笑,低声慢慢说完:“还有青州、雍州、兖州、营州,一共四十处,便是澜所知全部。”

    沈觅淡笑道:“你们南朝谋划倒是深。”

    前世并没有发现这样多。

    这一世多了一个活着的顾微澜,时局果然又复杂了不少。

    这样的条件,没有人能拒绝,而在公主府中藏一个人藏到南朝返朝,并不算难。

    越棠默默听着这场交易,等到敲定了筹码,他抬眸看了看天际。

    黑云遮天,不见月明。

    这是南北两朝的权势风云,早在五年前便注定,他此生绝无可能到这等高度参与其中。

    等到商议结束,越棠轻声道:“我便与三殿下在后面的马车中。”

    沈觅立即拒绝道:“一起在前面的车上。”

    和顾微澜交易是一回事,护着越棠是另一回事。

    谁知道顾微澜会不会对越棠又说什么。

    越棠怔了一下。

    他看着沈觅,眉眼慢慢弯起,笑容柔和又认真。

    此生没有资格参与也没关系,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越棠顺从地应了一声,便扶着顾微澜上了马车,到了车厢中,车帘放下,挡住外面的严寒。

    顾微澜面色开始泛起潮红。

    越棠在慕容家那些年也学了医术,虽然不算高明,但是简单诊断不是问题。

    他手指搭在顾微澜腕上一会儿,从车中箱笼找出来一颗药,看了一眼,便递到他面前,淡淡道:“这个时候,三殿下居然会不小心中毒。”

    一旦他这个时候出事,南北两朝必定腥风血雨。

    顾微澜全然不怀疑地直接接过来服下,无奈一笑,“皇兄的人做的,想要这个时候将我斩草除根,这段时间确实是他们下手最好的机会,回了南朝,便没有可能了。”

    他轻轻莞尔,声音温柔,因为气息虚弱,嗓音甚至有些绵软,说出的话却和他语气截然不同。

    “我皇兄和你我不同,他是个蠢货。”

    顾微澜神色温和,“皇兄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些欲谋逆的世家王侯,便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一味扩张拉拢朝臣,可笑得很。如今连自己手下都管束不了,实在是个废物。”

    沈觅懒散听着,顾衡确实越来越蠢,重来一世看来反倒加大了他的自命不凡。

    不过顾微澜,倒是越来越有意思。

    沈觅现在甚至有些庆幸前世没有顾微澜,否则她要帮顾衡走的事业线任务难度又将大涨。

    听着顾微澜的话,越棠垂眸拂下沈觅袖上沾上的草叶,又拿出棉帕,沾了些水去擦拭她狐裘上蹭上的血迹。

    越棠注意到

    顾微澜说,顾衡不知道从哪儿知道了将要谋逆的人。

    这句话几乎立刻让越棠警醒起来。

    那些人,他应当也知道。在他那些预知的梦境中,哪家谋反,哪家观望,他都一清二楚。

    所以,顾衡也有预知梦境?

    越棠手顿了顿,眸中隐下深思。

    他的手指按在沈觅袖口,沈觅反手拉下越棠的手,触手一片冰凉。

    越棠知道给她带着暖炉,却不知道给自己穿厚一点,也带上一个暖着。

    交易敲定后,沈觅没有过多分神给顾衡,视线扫过越棠不算厚的衣服,皱眉道:“小棠,你在外面等了多久了?”

    “也没有多久。”

    越棠很快回过神,眉眼微弯,笑着道:“我知道晚宴这个时间结束,便只提前来了几刻钟。”

    沈觅无奈叹气。

    之前不是没和越棠说过,没必要深夜里还出来等她,他偏说自己没事,下次还是在宫门处等着。

    沈觅又将手炉放回到越棠手中,道:“不用再擦拭了,回去我便将衣服换下,你先暖一暖。”

    沈觅狐裘上不小心沾上顾微澜的血迹。

    顾微澜看到那点血迹,挑了挑眉,又看了一眼越棠,似乎懂了些什么,眼中笑意渐渐明显起来。

    “小棠长大了。”

    越棠只淡淡看了他一眼。

    等到了公主府,马车一路驶入府中,在主殿前停下。

    沈觅安排好医者,让人简单收拾出来府中的一处院落,便下了马车。

    越棠笑着道:“殿下去休息吧,我将三殿下送去院中便回云亭。”

    沈觅不放心,道:“我和你一起。”

    过去顾微澜对越棠的摧折,沈觅始终不想尝试让越棠单独面对着顾微澜。

    马车不让顾微澜和他单独一起,如今也不放心。

    越棠唇边抿出了淡淡的笑,温声道:“殿下不用担心。”

    顾微澜用完越棠给的药,情况稍稳定了些,在一旁看着沈觅势必要将越棠护地严实的模样,没忍住笑了出来。

    “殿下难道还怕我欺负小棠?”

    顾微澜玩笑般调侃,沈觅笑了笑,却慢慢地认真答道:“对啊,我当然怕了。”

    凉风擦过脸颊,却挡不住越棠面上渐渐温热起来。

    沈觅唇边带着漫不经心的笑,道:“我可不想突然发生什么,让我们的交易中止。”

    她的意思很明白,只要顾微澜胆敢对越棠做什么说什么,那么沈觅势必会撕毁交易。

    顾衡要杀越棠,顾微澜同样也不是什么好人。

    越棠不能跟在她身边还要受委屈。

    顾微澜明白沈觅的意思,他眸色微深,转眼去看了一眼越棠。

    少年看着沈觅的眸中藏不住暖意和笑容,干净地仿若晴空下的琉璃,转眼看向他时,眼中笑意便慢慢收敛。

    顾微澜低声笑了一下。

    越棠哪有那么脆弱,沈觅竟然护地仿佛让人碰一下都不行。

    而越棠什么都不说。

    越棠确实长大了,却也没有完全长大。

    顾微澜被看着回了小院中,院前,沈觅走得热了些,解开了一点颈间系带,越棠在旁边说了几句,沈觅瞥他一眼,又只好无奈系了回去。

    两人小声说了几句话,便沈觅在前、越棠在后地往回走。

    寒风还是凛冽的,吹到脸上刮得人生疼。

    看着这两人,顾微澜面上看不出表情,最后慢慢牵动双颊,带动唇角往上微微扬起,露出如常的笑容。

    “小棠。”

    走在后面的越棠停下脚步,侧过身,神色极淡。

    顾微澜只笑了笑,距离不近,却也没有加大声音。

    “知好色则慕少艾,小棠确实长大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