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燃 作品

25、救赎剧本改编中

    茶水骤然呛进喉咙, 沈觅连忙抚着胸口咳了两声,咳地激烈,眼泪都悬在了长睫上。

    还好她只饮进去了一点点茶水。

    咳了两声舒服了些, 沈觅这才抬眸满脸惊讶地看着对面的越棠。

    越棠静静看着她。

    只看越棠的容貌, 黑眸丹唇, 肤白貌美,五官皮相精致地几乎可以称得上艳丽, 而眉骨俊朗, 鼻形挺拔,又将艳丽掺上了几分疏离清冷的少年英气。他皮相骨相俱为上佳, 两处相得益彰, 便融出了一种极为特殊的气场。

    这样过于漂亮的长相, 往往能将他别的优点压过去。

    前世越棠武功高强又有彪炳战功,就算看到他,别人对他的惧怕和忌惮也会压过他容貌的吸引, 如今的越棠却无害极了,就算他是熹山解元, 也挡不住更多的绮念。

    所以别人一看到他, 便会将这副容貌往歪了去想。

    越棠眉眼清隽, 认真地看着她。

    “越棠可以做殿下的面首吗?”

    他又问了一句。

    沈觅:“……”

    不想回答。

    无力回答。

    她听到了, 他不用重复。

    沈觅慢慢将手支在桌上, 手撑着额头,脸颊侧向另一边, 脸色有些苦涩复杂。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越棠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他说这话……

    沈觅有些难以相信。

    整理好心情,沈觅抬眸去看着越棠,神色认真, 道:“你知道面首是做什么的。”

    越棠点头。

    可越棠实在太过坦荡,沈觅居然从他神色中看出了几分理所当然。

    “越棠都可以。”

    沈觅:“……”

    可以什么可以!

    沈觅深吸了一口气,努力保持淡然,一时间不能直视越棠认真的神情。

    越棠是长歪了吧?

    系统啧啧看戏:“就知道宿主总能把无趣的剧本变得精彩又奇怪。”

    沈觅:“……”

    不想理会系统,沈觅看着越棠,有些头疼。

    她觉得,越棠还真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你好好地准备科举入仕就够了,做什么面首。”

    越棠这次没有顺从,坚持道:“这和入仕并不冲突。”

    看到沈觅渐渐生无可恋的神情,越棠顿了一下,似乎不确定要不要继续坚持,又多说了几句,道:“若殿下有一个面首,也方便堵住宫里的贵妃。殿下不想找别人,越棠总可以的。”

    越棠试着理智地去劝说:“这样殿下会少很多麻烦。左右越棠本就在殿下的公主府中,殿下想将越棠做为真的面首还是假的面首,都可以。”

    不管真的假的,沈觅一律拒绝,丝毫不心动。

    只看越棠的态度,还以为面首是个多受欢迎的职业一样。

    沈觅耐心又苦口婆心道:“你年龄小,不懂事,仕途上还是清白些才好走,况且我就算麻烦也麻烦不到哪里去,都是小事儿,哪需要你……”

    越棠蹙了一下眉。

    “我不小了。”

    沈觅斩钉截铁道:“你就是年龄小,才不知道仕途难走,不然哪会想着做人面首。”

    只是因为那人是沈觅。

    越棠还要开口,沈觅直接果断结束这个话题。

    总之,越棠是不可能做她的面首的。

    越棠眉头微微皱着。

    沈觅看着他,叹了一口气,道:“流言可畏,我以为你不会希望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你。”

    她能确定的,前世杀父杀兄都不是他做的,可世人都这样以为,似乎就成了事实。

    三人成虎,再可怕不过。

    越棠却只摇头。

    “越棠从没有在意过。”

    他确实没在意过,流言并不一定止于智者,更多时候是兴起、停止于权势。他一直都知道,所以越棠从小到大,都几乎没有因为别人口中的说法动摇过。

    若他做沈觅的面首,沈觅作为大公主不会受到多少微词,但轻鄙他没有气节的人不会少。可若是他能在朝中能为沈觅做出功绩,又将会是另一番说法。

    还有……

    要是做沈觅的面首就能一直留在她身边,他愿意。

    甚至求之不得。

    越棠平静地看着沈觅。

    沈觅忧愁叹气。

    只看这件事,在遇到十一岁的小越棠之前,他被人用下流言语辱骂的次数不会少,越棠可能是真的不在意别人的看法……

    但是,越棠方才的话有些过了。

    做真面首也可以?

    沈觅当然不会以为越棠是喜欢她,无端想做面首,就是又往两人之间加上了一层关系。

    六十那么高的亲密度,沈觅大概能猜想得到他的想法。

    沈觅道:“你若是想留在我身边,不必做面首,好好准备入仕就足够了。你若成了朝中肱股之臣,日后我难道还会让你离开不成?”

    沈觅轻易就能探知他的想法。

    越棠睫羽轻垂。

    “殿下就这样相信越棠将来会很有用吗?”

    不看前世越棠的残暴行径,只看他回到南朝后从无到有,短短几年就能从泥泞里爬到南朝之主的位置上,这一世的越棠就算被

    温养,可他过目不忘的能力还在,看过的书比前世有多不少,沈觅有什么好怀疑的。

    沈觅笑了笑,道:“当然相信你。”

    越棠长睫轻颤,慢慢抬起眼帘,去看沈觅。

    沈觅安抚道:“你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安心读书科举入仕就好。”

    他都没有这样相信过他自己。

    沈觅怎么能……那么好。

    越棠手指不自觉蜷缩了一下。

    沈觅眸光温柔。

    “所以,你何必要做面首呢。”

    越棠走了一下神。

    忽然之间被沈觅的话拉回来,他怔愣了一瞬,却没有立刻回答,反倒是沉默了片刻。

    沈觅没有催他说话。

    目前没有什么变故,就算不想离开她身边,也不用这样急。

    越棠如今不会对她撒谎,可是他不想说的,她也不至于逼他。

    过了一会儿,越棠声音极轻,却开了口,道:“越棠无处能报答殿下,只是想快点对殿下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