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夕日 作品

第100章 徐多艺登门

    “姐,你怎么找来了?”被晾在一旁的秋秋忽然开口道,她很是纳闷,她可是一点线索也没留下呀。

    听到秋秋说话,立华的脸色马上变了,隐隐有了三分怒意。

    “要不是你那个姓刘的女同学,我还不知道你胆子这么大呢。”立华转过头瞪了秋秋一眼。

    “哼,小叛徒!”秋秋嘟起嘴,生着闷气道。

    不是所有人都能像秋秋一般勇往直前的,半途而废者大有人在。

    这个刘姓女同学就是离家之后,突然又反悔了,偷偷跑回家后,在父母的命令下,去给立华报了信。

    “连个招呼都不打,说走就走,你可真行啊杨立秋。”立华显然有些动怒。

    “姐,你别费工夫了,这条路我走定了!”秋秋不甘示弱地看着立华道。

    “轮不到你说话!”立华呛道。

    “都是亲姐妹,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你说呢立华?”瞿母见姐妹两人剑拔弩张,便打着圆场道。

    “您可能不知道,她是偷着跑出来,家里人都急坏了。”立华看向瞿母,语气顿时软了下来。

    “秋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怎么能不声不响地就偷跑出来呢,你父母多担心呐。”瞿母倒也不向着秋秋说话,板起脸批评她道。

    秋秋赶紧辩解道:“什么叫偷,我是光明正大地参加革命去。”

    听到这话,立华突然笑了,她问瞿母道:“瞧,瞿妈妈,是不是羊城那会儿,我也这么青涩。”

    瞿母抿嘴笑道:“立华呀,你这妹妹活脱脱的就是羊城革命时的你。你们姐妹怎么这么像!”

    秋秋不服气,争辩道:“我像她?那我早跳黄浦江了。”

    在秋秋看来,立华所代表的果党是黑暗的、反动的,只有她即将投身的革命事业才是光明的,充满希望的!

    立华不理秋秋,依旧对着瞿母道:“她们这辈人,还真不比了当年的我们,她在学院,连袜子都送回家让她妈妈洗!”

    相比起年轻时便参加羊城革命的立华,秋秋还真算是娇生惯养的。

    “我看不出,这就是你不许我革命的理由。”秋秋依旧不服,等她到了延安,肯定会自己洗袜子的!

    眼看两人又要吵起来,瞿母即将劝架之际,外面又响起三长两短的敲门声,与立华之前的敲门手法一般无二。

    “谁啊?”瞿母摆摆手,让立华两姐妹安静下来后。

    “杨立仁。”站在门口的徐多艺自报家门。

    “是立仁!”立华和秋秋不约而同地低声惊呼道。

    说罢,两人又对视一眼,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担忧。

    “瞿妈妈,这门可不能开啊。”立华立刻挡在瞿母面前。

    “是啊,立仁肯定没安好心。”秋秋点着小脑袋表示赞同,随即左顾右盼着,“瞿妈妈,咱们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逃跑吗?”

    徐多艺的突然到来,立刻让原本势如水火的立华和秋秋统一了战线。

    秋秋这话倒是让瞿母有些忍俊不禁:“他可是你大哥呀,搞得像仇人似的。”

    “他是中统的大特务,就是我们的敌人!”秋秋一本正经道。

    “好啦,安心待着吧。”瞿母伸手揉揉秋秋的小脑袋,平静道,“杨立仁有多厉害,你们肯定比我清楚,既然他敢亲自敲我的门,想必已是做了万全的部署,无路可逃咯。”

    “有什么厉害的,还不是在东北被立青哥打的落花流水,狼狈不堪地逃了回来。”秋秋不屑道。

    “瞿妈妈,你放心,有我在,绝不会让立仁动你一根寒毛。”立华紧紧握住瞿妈妈的手,保证道。

    “我这么大年纪了,什么都不怕咯。”瞿母笑着拍拍立华的手,起身去给徐多艺开门了。

    房门打开,一身中山装的徐多艺笔挺地站在门口。

    瞿母向其身后望了望,竟空无一人,心说难道他只是来找秋秋的?

    此时,徐多艺正隔着大门打量着瞿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