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

    “行了,今天暂且放过你们,再练几次四百米障碍,咱们转移阵地!”

    “啊!教官威武!”

    “别高兴得太早,知道我的规矩吧,十次,四千米,给我一口气跑完,超过二十分的,那就抱歉了,留下来加练!”

    队员听了这话,都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教官是不是算错了?二十分钟内跑完也就是说每次都要压在良好线上,要是两三次还行,十次?!

    看他们一动不动,猎鹰挑了挑眉,脸上带了些嘲讽,“怎么?这就完成不了了?”

    听着这明晃晃的嘲讽,一群人怎么受得了,进部队之前谁不是被蜜罐里泡大的?也就被操练了一段时间才渐渐收敛了痞性,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收到不公平待遇就不能反抗了,

    “教官,十次是不是太多了!”

    “多吗?”猎鹰撇了那人一眼,“你们以为从百十人里脱颖而出,给你们冠个精英的称呼就真以为自己是精英了?那是不想打击你们老排长才不愿意多说,知道什么叫精英吗?不仅是要各项全能,而且还得是里面拔尖的佼佼者!能以一当十,是特种兵的预备选手!”

    “你们呢?起个床要催几催,跑个步哼哼唧唧,得了这么一点成绩就沾沾自喜,仰着鼻孔走路!你们以为训练是过家家吗?

    真正的精英那是千磨百炼练出来的!别说十次四百米障碍,就是二十次、三十次,他们也能脸不红气不喘地跑下来!那才叫精英!”

    猎鹰刚说完,就收到了无数充满敌意的视线,看着眼前一个个不服气的小崽子们,猎鹰收回视线随意地弹了弹自己的衣服,

    “怎么?恼羞成怒了?觉得我说的不对?还是不小心伤了你们的自尊心?”

    陆瑾祁左前方的一个男子站了出来,眼里盛满了不服输的倔强,尽管汗水不断从额头滑落,看起来有些狼狈,但依旧站的笔直,目光灼灼地看着猎鹰,

    “教官说特种兵都能脸不红气不喘地跑下来,您也是特种兵吧,不如给我们演示一番?”

    此话一出,立刻得到了众人的同意,猎鹰抬了抬帽沿,嘴角勾勒着不知名的笑意,在众人灼灼的视线中站到了那男子面前,

    猎鹰收起笑容,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的,但是他的一双眼睛盯着男子,瞬间让他感觉后背像是扎了钉子一样,全身发麻,在气势上就已经输了,

    “我要是做到了,你们待如何?”

    薛文斌和其他队员对视了一眼,都拿不定主意,便把问题抛了回来,“教官说怎么办?”

    猎鹰双手环胸,视线在全场扫视一圈,一字一顿地开口,

    “我做到了,以后你们每天早上四十公里越野,负重三十斤!坚持不住的,就滚回你们老地方!”

    “这......四十公里负重跑?!”

    他们每天二十公里,教官一下加了一倍,还带负重,这样跑下来,腿都废了吧?

    “怎么,又不敢了?一群胆小鬼,以后赌不起就别赌,赶紧收起你们的心思,麻溜去跑四百米障碍!”

    “谁说我们赌不起?!”

    “就按你说的做,你能做到我们就每天跑四十公里,我们也不为难你,十五次,三十分钟不过分吧?只要教官你跑下来,我们就履行承诺!”

    越来越多的人同意,猎鹰眯了眯眼睛,在队伍里转了一圈,最后又确认了一遍,

    “全部同意吗?有没有不参加的,站出来,”

    没有人动,这时候也不敢有人站出来,大部分人的血性明显都被激发出来了,这时候跳出来就是跟大家作对,就算大家平时在外面是耀武扬威的存在,在这里谁也不敢说脱离大部队,

    “都同意?那好,今天我就给你们开开眼,我丑话说在前面,以后少一公里,都给我滚蛋!”

    一群人浩浩荡荡站在两边,引得别的队伍也探头探脑,气的他们排长直接把他们全都轰过来了,这下跑道四周都站满了人,

    顾一一和江铎从射击场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看前面闹哄哄的好像在举行什么比赛,顾一一感兴趣地往那边多看了两眼,江铎直接带她走近了看,

    不知道是不是江铎气场太强大,前面的人自觉给他们让了位置,顾一一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

    “那不是猎鹰吗!他要跑四百米?”

    “不是跑四百米,是六千米,”一旁的人听到顾一一的话忍不住回答,结果一转头竟然看到了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脑子瞬间不会转了,说话也不利索,

    突然感觉到一抹冰冷的视线落到他身上,男子打了个寒战,朝女孩旁边看去,瞬间对上了一双千年冰山的眼睛,

    我去,真特喵冷!

    顾一一看着他,还等着解惑呢,男子也不敢明目张胆看顾一一了,快速说了缘由,

    “一连教官跟他们队员,他要是一次跑下来十五圈,而且成绩良好,他们队员以后就每天四十公里越野。”

    “哦,这样啊。”

    顾一一点头,看向起点的猎鹰,他正一脸淡定地做拉伸,周围这么多人也丝毫不怯场,等暂时当作裁判的薛文斌提醒才做好起跑的准备,

    “准备,一,”

    猎鹰目光随意地从人群掠过,

    “二,”

    看了一圈又淡淡收回,突然他身体一僵,两道熟悉的身影闯入视线,猎鹰脸色瞬间变了,

    “三,开始!”

    起跑命令一下,猎鹰身体跟随指令,下意识就要往前跑,结果因为惊吓,直接脚下打滑,差点摔了下去,

    围观的人立刻爆发出响彻天地的大笑,猎鹰虚虚地往右边人群看了一眼,老大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深邃的眼神如寒潭般深不见底,他身边,顾一一小手握成拳,在给他打气,

    猎鹰不动声色吞了口口水,稳定心神继续朝前面跑去,

    老大的意思他看明白了,别丢他人!

    呜呜,他好难,不仅被那帮小崽子欺负,老大也不说安慰他,还是一一妹妹好,不停给他加油打气,

    猎鹰眼神定了定,为了一一妹妹的鼓励,他也不能输啊!